筆趣庫 > 姐是趕尸人 > 第69章、小夫人?!

第69章、小夫人?!


  童小幽細心將手里的蘋果削完遞到秦蘭的手里,秦蘭接過后,對童小幽回以一個溫柔的淺笑。
  “秦阿姨,您剛剛說‘希望不要連累姜辰’,這話是什么意思?難道您這次出事……”
  童小幽裝作無意的隨口向秦蘭詢問,在自己詢問的時候,童小幽明顯的看到秦蘭的表情又驚嚇的反應。
  可是沒等她的話問完,病房的房門忽然被人敲響,恰是這突兀的敲門聲,頓時讓秦蘭找到了回避的借口。
  “小幽姑娘,你去看看是誰來了?”
  秦蘭岔開話題和童小幽說道。
  童小幽面上表情沒有過多的變化,依舊是一副乖巧的模樣,聽后立即起身去給來人開門。在童小幽起身開門的瞬間,她清晰的感覺到病床上的秦蘭常常的松了口氣。
  對于童小幽剛剛的那個問題,她似乎很難回答。或者說,很難對外人傾訴。
  在剛剛的閑聊過程中,童小幽除了對姜辰的過往加深了了解之外,她對秦蘭的生活軌跡也有了些許的了解。
  秦蘭是一個溫婉性子,平日里她有過交往的人不多,除去少許幾個熟人之外,似乎就沒有什么人了。
  如今秦蘭車禍住院,想來能夠來醫院看望她的人也是屈指可數。
  童小幽起身來到病房門前,開門后,門外的來人果然不出其所料。正是先前離開許久的老慕,與此同時,在老慕的身后還跟著一個衣著樸素的女人,年紀在三十歲多歲左右。
  看她跟在老慕身后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樣,想來這人應該是老慕找來陪護秦蘭的護工。
  “穆伯伯,你回來了。”
  童小幽禮貌的和老慕打招呼。
  老慕先前離開到這時回來,中間少說也有兩三個小時。這時看到童小幽還在這里陪著秦蘭,頓時他看向童小幽的眼睛里,流露出了感動的情感。
  “不好意思,童姑娘,耽誤你這么久,實在是不好意思。”老慕笑著說道。
  童小幽急忙擺手,道:“沒關系,穆伯伯。我本來就是專程過來看望秦阿姨的。進來說吧,秦阿姨醒了有一會了。”說罷,童小幽閃身讓到一邊,把老慕和他找來的護工阿姨讓進病房內。
  “慕成,你來啦。”
  老慕一走進屋里,病床上的秦蘭便掙扎著起身叫道。
  看到秦蘭掙扎著想要起身,老慕急忙快走幾步來到秦蘭的病床邊,把秦蘭重新按回到病床上。
  “小夫人,您剛動過手術,現在輕易動不得,快躺著。”
  小夫人?!
  老慕對秦蘭的這個稱呼,忽然把剛剛關門回來的童小幽震得心中一顫。
  “如果秦蘭是小夫人的話,那豈不是說在她之上還有一個大夫人。”童小幽心里瞬間八卦起來。
  自古華夏豪門之中就充滿了‘狗血’橋段,難道姜辰所在的燕京家族里也同樣如此。
  童小幽頓時悄聲走近幾步,豎起耳朵想要繼續探聽些豪門秘辛。
  “慕成,你不要這樣稱呼我。”
  病床這邊的秦蘭在聽到慕成對她的稱呼后,臉色頓時有些寒了起來,說起話來也不在像一開始時見到慕成進來時那般感激。
  “當初是我年少無知,瞎了眼看錯了姜一山。如果不是輕信了他的那些鬼話,我也不會毀了自己的一生。”
  提到姜一山這個名字的時候,秦蘭雙手怨恨的不自覺的攥緊了病床的床單,一雙剛剛恢復些許血色的薄唇,再次緊緊地抿在一起,變得蒼白如紙。
  “是我失言了。”看到秦蘭如此激動的反應,老慕連忙道歉一聲。然后轉移話題道:“秦小姐,這位是我給您請來的護工,阿菊。您住院的這段日子,就讓她來照顧你吧。”
  說著話,老慕稍稍退開了半步,讓秦蘭能夠看到跟在他身后進來的阿菊。
  秦蘭順著老慕讓開的空隙朝他身后的阿菊看了一眼,阿菊樸素的穿搭,和善的面容,是她喜歡的類型,看起來應該比較容易相處。
  秦蘭也知道她自己現在的情況,獨自一人生活在燕京,雖然有著姜辰這么一個兒子。可是因為姜一山的關系,姜辰也不能經常的來看望她。她現在車禍住院,身邊難免需要有個人時刻照看著。
  見過阿菊后,秦蘭淡淡的向她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雖然她不想再和姜一山有任何的牽扯,可是現在她這種情況,她又能有什么辦法呢。
  “秦小姐您剛剛動過手術,身子虛要好好調理,現在時間也不早了,您先吃點東西吧。”
  老慕朝阿菊使了個眼色,阿菊立刻將手里拎著的飯籃打開,在病房一邊的小餐桌上準備起來。
  秦蘭看著阿菊在那里準備,難免又是一聲輕嘆。不在理會老慕和阿菊,她轉過頭來看向童小幽,臉色恢復幾分暖意。
  “童姑娘,不嫌棄的話你也來一起吃點吧。”
  說起來,童小幽午后來到醫院,午飯也沒有吃。到了現在這個點,她還真的是有些餓了。偷眼朝著病房的窗戶外瞟了一眼,夕陽已經傾斜的大半,這時怕是已經有六點多了。
  姜辰還在醫院停車場等候她的消息,見她這么長的時間還沒有回去,現在指不定急成什么樣呢。
  “不了,秦阿姨。我來您這已經有一會兒了,現在看到您手術成功,我這也算是放心了。我還要把您的情況告訴姜辰,就不多待了。”
  童小幽婉言拒絕道。
  童小幽說完話就準備起身離開,秦蘭見此也不好強留,說道:“這樣啊,那你路上慢點,等見了辰辰讓她放心,不用替我擔心。”
  “嗯,我會的。秦阿姨您好好養傷,我就先走了。”
  童小幽再次和秦蘭道別,然后轉身朝著病房外走去。
  “秦小姐,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就給我打電話。”
  還沒等童小幽走出病房,一邊的老慕也恰時出聲和秦蘭辭別。秦蘭和老慕點頭致意一下,繼而,在童小幽之后老慕也走出了秦蘭的病房。
  燕京醫院住院部一樓的大廳里,老慕和童小幽一起從電梯里走了出來。
  “童小姐,你要去哪里,需要我送你么?”老慕向童小幽說道。
  “不麻煩您了,我自己走就可以了。”童小幽禮貌的說道。
  聽到童小幽拒絕后老慕也沒有強求,再次和童小幽點頭告別,然后自行朝著醫院外面走去。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