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左蘇 >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不想再等了

第二百七十六章 不想再等了

姜喬哲回去之后,夜夜噩夢,囑托去查那個女人的信息居然石沉大海。
  
  W組織的資料,并不是哪個財團可以輕易查到的,就連著蘇梓安也是通過嚴景初的特殊渠道才知道夢露的消息。
  
  可能是魔怔了,他總是夢到淺汐知道真相的那一幕……一天沒找到那個女人,他一天都不心安。
  
  殊不知,夢露已經跟著他的步伐來到了他的城市,有些事并不是巧合,冥冥中一張網,已經向所有人展開了。
  
  蘇梓安最近有意抽空陪著淺汐,她表面上看去沒什么事,可心底總是有間隙的。
  
  A市最大的百貨商場,是左氏旗下的。蘇梓安拉著淺汐的手,直徑朝著一家店面走了過去。
  
  摯愛珠寶,那么大的logo,淺汐要是看不見,那她就真的是個瞎子了。
  
  小手一緊,蘇梓安回頭看向突然停住步子的淺汐。
  
  摯愛珠寶,全球有名的高端珠寶連鎖店,主打的自然是鉆戒,摯愛一生,雖然現在很多賣鉆戒的店鋪,都打著一人只能在店內購買一枚鉆戒的旗號,但摯愛這個牌子,卻是這營銷手段的鼻祖。
  
  梓安哥哥帶自己來這里……她是又驚又喜,心里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在忐忑什么。
  
  “怎么了,小汐?”蘇梓安面向她,溫柔的看著她。
  
  這不是明知故問嗎?臉上的窘迫還不明顯嗎?
  
  一張放大的臉,男人半彎腰,低頭貼近她的臉,瞬間淺汐的臉頰燃起了兩朵紅云。
  
  那專屬蘇梓安的氣息噴灑在淺汐的臉上,這大庭廣眾之下,顯得太過曖昧。
  
  提前準備好的摯愛店員,早就在店門口列隊等待了,眼前的這一幕看著就令人面紅心跳的,誰說左蘇家的大少爺冷若冰山的!這簡直是要羨慕死多少女人。
  
  “我……我們……要去干嘛……”
  
  本來就緊張,加上他如此親密的舉動,淺汐連說話都不利索了。
  
  男人突然貼近她的耳朵,攝人心魄的嗓音,淺汐差點迷失了自我,只聽見自己的心臟砰砰砰的一直跳。
  
  “去干嘛,難道小汐不知道嗎?”
  
  淺汐呆滯的抬臉,粉嫩的唇剛好觸碰到男人的側臉,那漆黑的眸子里滿是帶著魅惑的愛意。
  
  他……他還是梓安哥哥嗎?
  
  這巨大的沖擊,淺汐失了重心,向后踉蹌了一步,男人迅速伸手,攬住了她纖細的腰肢。
  
  淺汐整個人貼上了男人的胸膛,兩人的心跳聲連接在了一起。
  
  等待的店員那一個個眼里冒著的都是粉紅色的泡泡,這也太帥了吧!多希望被蘇梓安抱在懷里的是自己!
  
  “小汐,我不想再等了,我們訂婚吧。”耳畔的話語,久久沒有散去。
  
  她是被求婚了嗎?
  
  若不是淺汐還在念書,蘇梓安怕是想直接結婚了。他不是個喜形于色的人,但是淺汐一次又一次的出事,自己心臟承受的沖擊有多大,自己十分清楚。
  
  覬覦她的人又那么多,他不能再等下去,也不敢再等下去,只有徹徹底底的將她拴在自己身邊,他才能安心。
  
  淺汐整個人完全懵掉了,她高興!梓安哥哥愿意娶她,可是偏偏是在這個時候……姜喬哲的事,她始終介懷,她怕蘇梓安的求婚只是想她安心,而不是出于本意。
  
  淺汐的遲疑,蘇梓安盡收眼底,兩人背道而馳的猜忌,都在內心產生了惶恐。
  
  “小汐,你不愿意嗎?”
  
  蘇梓安的聲音變得沒有底氣,連摟著她腰肢的手都松動了,是他太唐突了嗎?他不該那么著急的,只是這話已經說出了口,他只能去等一下答案。
  
  這是淺汐第一次在蘇梓安的眼睛里看到不安這種情愫,他一直都是沉穩的,掌控所有的,而今……
  
  女孩下意識的抱緊了男人,側臉又一次貼上他的胸膛,“梓安哥哥,你確定是真心要娶我嗎?”
  
  她沒去看他的眼睛,而是聽著他沉而有力的心跳聲。
  
  “我只會惹麻煩,還什么事都做不好,這樣的我,你真的要么?”
  
  淺汐的聲音越來越弱,自己也是越說越沒底氣,回頭想想,自己真的是一無是處。
  
  聽到淺汐這樣的話語,蘇梓安心中一喜,剛要開口……
  
  “梓安叔叔……”
  
  蘇梓安轉頭,原本臉上的喜悅,瞬間消散。
  
  淺汐也本能的看了過去,她像是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哪怕是站在人群中,都能讓人一眼認出。
  
  被女人牽著的小女孩,歡快的朝著他們奔來,小孩子氣性不大,已然是已經忘記了蘇梓安兇她的那一幕。
  
  淺汐怎么也沒有想到,再遇見林芷棠,會是在這種情況下。
  
  一時之間,她不知道該如何自處,面對她,骨子里自卑,全然流淌了出來,她脫離了蘇梓安的懷抱,蹩手蹩腳的站在了一邊,心中總有一種破壞了別人家庭的感覺,自己像是一個壞人。
  
  林芷棠站在原地,并沒有走過來,她只是靜靜的看著眼前的那一男一女,近在咫尺的摯愛,他是要求婚了嗎?
  
  真可笑!每次自己和他談及婚嫁的時候,都是公司沒穩定為借口,怎么換到白淺汐這里,就百無禁忌了?
  
  蘇梓安看了一眼淺汐,毫不猶豫的牽住了她的手,將她拉倒了自己的身邊,他知道,淺汐缺乏安全感。
  
  手心的溫熱,淺汐勉強沖蘇梓安笑了一下。
  
  苗苗蹬著小腿跑到蘇梓安面前的時候,才發現旁邊的白淺汐。之前的熱忱少了一半,半撅著小嘴,瞪了她一眼。
  
  “又是你這個壞女人!”小丫頭直言不諱,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看著兩人牽在一起雙手,直接抬起了肉乎乎的小手,“梓安叔叔只能牽我芷棠媽媽的手,你走開!”
  
  雖說童言無忌,也正是童言無忌,淺汐立馬松開了自己的手,她覺得自己好多余!
  
  “苗苗!你怎么和阿姨說話的!”
  
  蘇梓安伸手想再去拉淺汐的手,卻被她回避了。
  
  “小孩子不喜歡。”她像是解釋,面對苗苗的敵視,她有意的跟蘇梓安拉開了距離。
  
  “就是因為這個壞女人,你才不要我和媽媽了!嗚嗚嗚!我討厭她!她是壞人!”
  
  小丫頭委屈的哭了起來,梓安叔叔原來對她不是這樣的,為什么一切都變了呢!
  
  原本的求婚,瞬間變成了一場鬧劇。并不是所有人都認識蘇梓安,只是這一邊一個帶著孩子的女人,另一邊一個男人帶著個年輕女子,不得不讓人聯想到拋妻棄子的戲碼。
  
  見苗苗哭了,林芷棠才不緊不慢的從人群里走了過來。在她眼里,白淺汐那一陣青紫的臉色甚是好看,若不是心疼苗苗,她不介意多欣賞一會。
  
  女人走到苗苗身邊,直接將她抱到了懷里,“苗苗乖,苗苗不哭了,你梓安叔叔已經有喜歡的阿姨了,所以他就不能陪你一起玩了。”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