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學霸的科幻世界 > 第三章 審判日號

第三章 審判日號


  “龐,醒醒,龐,快醒醒!”
  龐學林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看著眼前的大胡子老外,一股莫名的記憶涌入腦海,龐學林下意識地出聲道:“格……格蘭特?”
  “感謝主,龐,你終于醒了!”
  格蘭特右手捂胸口,隨后食指和中指并攏,指向天空道。
  龐學林有些奇怪,這是什么手勢,向上帝祈禱的話,難道不應該在胸前畫十字嗎?
  “格蘭特,我們……我們這是在哪?”
  龐學林晃了晃腦袋,梳理著腦海中突然多出的一段記憶,暈暈乎乎道。
  “我們在審判日號呀!龐,你該不會睡糊涂了吧!從昨晚到現在,你睡了快十六小時,我們都以為你出事了。”
  審……審判日號?
  龐學林驀地打了個寒戰,腦海中被系統灌輸的記憶仿佛瞬間被激活。
  位面:三體世界
  身份:龐學林,28歲,數學家,密碼學家,地球三體組織降臨派核心成員,常駐審判日號。
  任務:在本世界生存超過七天,竊取審判日號計算機系統中所有關于三體文明的資料。(注:進入該位面時,審判日號輪船已經向巴拿馬運河管理局提出申請,預計四天后通過巴拿馬運河。)
  任務獎勵:
  一、BSD猜想證明全過程。
  二、隨機抽取本位面的一項技術作為獎勵。
  “臥槽!”
  龐學林下意識地用中文爆了句粗口。
  難怪剛才格蘭特的祈禱手勢這么奇怪,對方就是地球三體組織(ETO)成員,他口中的主,是真實存在的,是來自半人馬座α星的三體文明。
  他沒想到,第一次穿越,系統就給自己安排了這么一個高難度的任務。
  《三體》三部曲龐學林早就看過,作為半個大劉粉,這部小說的每一個細節龐學林幾乎都如數家珍。
  因此,龐學林非常了解系統發布的這段劇情任務的難度。
  在小說《三體》中,“審判日”號輪船又被稱作第二紅岸基地,是地球三體組織(ETO)中降臨派的主基地。
  “審判日”號輪船上,有一個龐大的無線電波發射天線,可以利用太陽反射放大電波功率的能力,與四點五光年外的三體文明聯系。
  這里儲存著ETO降臨派與三體文明聯絡的重要信息,也是地球聯合政府打擊的主要目標。
  龐學林的穿越節點,正是聯合國行星防御理事會集結全球力量,準備對審判日號發動打擊的前幾日。
  四天后,這艘排水量達六萬噸的巨輪,就將穿越巴拿馬運河。
  在行星防御理事會(PDC)發起的古箏行動中,這艘巨輪被飛刃材料切割成三十多片,船上所有人均死無全尸。
  龐學林一旦接下這個任務,就得想辦法在四天內獲取“審判日”號中央計算機中儲存的三體文明資料,然后逃離這艘巨輪。
  且不說讓他竊取三體文明資料的危險性,“審判日”號目前以合法身份航行在大西洋上,四天后就將穿越巴拿馬運河,期間根本沒有靠岸的機會,他怎么逃離?
  龐學林有些懵圈。
  “龐,你沒事吧?”
  大胡子格蘭特見龐學林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有些擔憂道。
  “噢,我……我沒事!”
  龐學林看向格蘭特,腦海里浮現出關于他的相關資料。
  格蘭特,土耳其裔德國人,慕尼黑工業大學天體物理學教授,和自己一樣,都是ETO降臨派核心成員之一。
  ETO降臨派,主要由麥克·伊文斯領導的物種共產主義的信奉者組成。
  因為現代文明造成的物種大滅絕,以及戰爭、種族仇殺等各種原因,導致他們對人類本性已徹底絕望,發自內心的極端仇視人類。
  用麥克·伊文斯的一句話講:“我們不知道外星文明是什么樣子,但知道人類。”
  降臨派的目標是幫助三體文明毀滅人類文明,然后再讓三體人消滅自己!
  在龐學林看來,這就是一群看似正常,實際上無比極端的神經病!
  比ETO中的拯救派、幸存派都要邪惡得多。
  一旦被這群人發現自己想要竊取三體文明通訊信息,然后逃離“審判日”號,那等待他的將是必死之局。
  格蘭特道:“龐,你沒事就好,主要今天值班點到的時候,你人沒來,大家也都沒見到你,伊文斯就讓我過來看看!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你待會兒記得去艦橋報到。”
  “好!”
  龐學林點了點頭,見格蘭特消失在自己的艙室門口,這才松了口氣。
  龐學林打量四周,他所在的艙室,是一個帶洗手間的單間,面積大概十來平的樣子。
  在居住空間極為緊湊的“審判日”號內,只有降臨派高層才擁有這樣的居住環境,其他人要么住雙人間,要么住四人間。
  自己算得上是降臨派少數幾名頂尖科學家之一,主要負責與三體文明的加密通訊,因此享受的待遇要比其他人好一些。
  不過這種待遇、地位上的差異,在“審判日”號上并不明顯。
  對里面的大部分人而言,“審判日”號相當于他們的諾亞方舟,是他們心靈能夠達到彼岸的精神支柱。
  只要能進入“審判日”號,生活上苦點累點根本不算什么。
  ……
  接下來該如何完成任務呢?
  龐學林杵著下巴暗自思忖。
  首先,暫時不用擔心身份暴露問題,“審判日”號內,集結了ETO降臨派的全部精英,凡是能進入“審判日”號內的,都經歷了智子(智能化微觀粒子,三體文明前期發射到地球上的探測器,用于干擾人類粒子對撞實驗,鎖死地球基礎科學研究,同時也用于獲取情報,在智子面前,人類沒有任何秘密)的反復審查,根本不用擔心被間諜混入。
  更何況自己負責降臨派與三體文明的加密通訊,是少數擁有權限查看三體文明資料的降臨派高層之一。
  因此,尹文斯對自己應該有百分之百的信任度。
  現在最大的問題并不是來自審判日號內部,而是即將來臨的巴拿馬運河之旅。
  根據小說中的劇情,行星防御理事會已經決定對“審判日”號采取行動。
  不過他們最主要的目標并非抓捕降臨派成員,而是得到“審判日”號計算機中心儲存的三體文明資料。
  為了防止行動時,降臨派破壞計算機中的資料,人類一方精心策劃了“古箏行動”。
  即,在巴拿馬運河蓋拉德水道兩岸立上兩根柱子,柱子之間每隔半米平行扯上許多飛刃材料,這種納米材料強度極高,卻只有頭發絲十分之一粗細,肉眼根本不可見。
  在“審判日”號經過時,可以無聲無息將其切割。
  由于飛刃材料數量有限,只能間隔0.5米排布,因此,為了防止切割時有人恰好躺在床上,躲過切割,人類一方甚至將行動時間專門定在了白天,大部分人在船上或站或坐的時候。
  這幾乎是一場生存死局。
  龐學林眉頭緊鎖,如果任由“審判日”號進入巴拿馬運河,想要順利從古箏行動中活下來,幾乎沒有可能。
  現在距離“審判日”號穿越巴拿馬運河,還有四天時間。
  自己必須盡快行動。
  沉思了片刻,龐學林走出自己的艙室,根據腦中的記憶,前往艦橋。
  剛走進艦橋,龐學林便看到一名五十多歲的年紀,金發碧眼,身材高大的男子,正站在艦橋上,觀察“審判日”號前行的方向。
  這是龐學林第一次見到尹文斯!
  麥克·伊文斯,物種共產主義創始人與信奉者,地球三體組織創始人。
  他可以為了拯救某種瀕危鳥類,在中國大西北連續植樹三年。
  他可以為了調查某種瀕危的海洋魚類,在漁船上連續生活半年。
  在得到身為石油大亨的父親四十五億美元遺產后,他將其中的大部分錢都投入到了拯救地球上瀕危物種去,卻發現這一切不過是杯水車薪。
  于是,他對人類徹底絕望了。
  當他從葉文潔口中得知三體文明的存在后,他的目標由拯救瀕危物種,轉為徹底消滅人類文明。
  他傾盡家財,在“審判日”號上建立第二紅岸基地。
  他推動地球三體運動的發展,在人類內部異化出強大的反叛力量。
  如果說葉文潔是地球三體組織的精神領袖的話,那么伊文斯,才是地球三體組織的實際掌控者,也是降臨派的精神領袖。
  “龐,你來了,我聽說你情況不太好,現在沒事吧?”
  龐學林搖了搖頭道:“沒事,就是有點累,多睡了一會兒。”
  伊文斯微笑道:“龐,你可是我們降臨派內部少數幾個真正的天才,在主降臨之前,你可要保重好身體,畢竟,我們的戰斗才剛剛開始!”
  伊文斯目光溫和,說起話來慢條斯理,任誰也看不出來,這個人,竟然有著毀滅人類文明的偉大理想。
  龐學林沉吟了片刻,說道:“伊文斯,能出來一下嗎?我有事想和你談談。”
  伊文斯微微一愣:“什么事?”
  龐學林看了下艦橋上操舵的水手以及船長,大副等人,沒有說話。
  伊文斯明白了他的意思,說道:“行,那我們到甲板上聊吧!”
  走出艦橋,劇烈的海風襲來,將兩人的衣領吹得咧咧作響。
  午后的太陽照在身上,并沒有多少灼熱的感覺。
  “說吧,找我有什么事?”
  伊文斯微笑地看著龐學林,這位青年數學家,是他八年前親自出手將其引入ETO內。
  經過數年的考察期,小伙子展現出的對人類文明強烈的仇恨以及對組織的高度忠誠,讓他成為了“審判日”號上的核心科學家之一,也成了伊文斯最信任的下屬。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