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學霸的科幻世界 > 第七章 風平浪靜

第七章 風平浪靜


  “圣地亞哥?”
  龐學林回過神來,連忙解開安全帶,抱著合金箱跟著弗瑞德和格蘭特走出船艙,
  弗瑞德道:“龐,你和格蘭特先下船,到岸上等我。我把救生艇開出海灣,然后游回來。救生艇上的燃料足夠這艘船往外海再走上幾百海里,再加上洋流等因素,這樣的話,就算他們找到了救生艇,也沒辦法確定我們在哪里上岸。”
  龐學林和格蘭特點了點頭,然后一同跳入齊腰深的海中,涉水上岸。
  這是一處小型港灣,礁巖密布,海岸線附近全是一片片起伏的山巒。
  上岸之后,格蘭特從隨身攜帶的背包內找出幾根能量棒,遞給了龐學林,面露憂色道:“龐,你說伊文斯他們真的會出事嗎?”
  龐學林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自從主和我們中斷聯絡后,我們組織的發展就困難了許多,如果人類政府真的下定決心對我們動手,恐怕……”
  龐學林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格蘭特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
  格蘭特嘆道:“希望主能保佑伊文斯平安歸來吧。”
  一時間,兩人均沉默了下來。
  半小時后,穿著一身潛水衣的弗瑞德,帶著一個浮動的背囊游到岸邊。
  換了身衣服,補充了幾根能量棒,弗瑞德打開一份電子地圖道:“我們現在位于圣地亞哥以南二十公里外的一處海灣內,順著這片礁石,我們爬到半山腰,就有盤山公路,然后我們再沿著這條路往北走上四小時,就能抵達圣地亞哥了。”
  “那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出發。”
  格蘭特道。
  弗瑞德點了點頭,打開手電,率先在前面帶路。
  龐學林和格蘭特起身跟在弗瑞德身后,開始沿著山巖向上攀爬。
  弗瑞德出身于海豹突擊隊,這種行動自然不在話下,龐學林年輕力壯,雖然平時運動不算多,但也勉強可以支撐。
  唯有將近五十歲的格蘭特,身體素質要差上不少,爬到半山腰的盤山公路時,便已經累得氣喘吁吁,但這種情況下,他也只能咬牙堅持。
  隨后,三人沿著公路一路往北走,天微微亮的時候,路上開始出現各種老爺車的身影。
  這里的老爺車大多是上世紀50-60年代的車型,五彩斑斕、車型龐大、造型怪異。
  古巴社會主義革命成功以后,經濟長期處于被封鎖狀態,此前美國一直是古巴的主要汽車出口國,但后來停止了出口。
  再加上古巴國內汽車進口和購買限制,因此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外國汽車是很難進入古巴,本國國民也不能隨意購買汽車。這就導致了時至今日,古巴的街頭遍布復古的美式老爺車。
  這些復古老爺車為古巴增添了許多韻味,也成為了國家的象征。
  現在正是古巴的旅游旺季,三人一身游客的打扮,并沒有引起太多的注意。
  一路走走停停,上午八點,前方終于出現了圣地亞哥城的影子。
  進入圣地亞哥后,三人癱坐在一處公園的長椅上,弗瑞德補充了點食物,說道:“龐,你和格蘭特在這里等我,我去兌換一些古巴紅幣和土幣,另外去黑市弄幾張古巴的旅游卡,到時候我們就可以找個偏僻一點的民宿住上一段時間了。”
  “古巴紅幣和土幣?”
  格蘭特有些不明所以。
  弗瑞德笑著解釋道:“古巴貨幣分為兩種,紅幣可以與美元直接兌換,匯率為1:1,可以在古巴涉外經營的酒店、商場等地方使用,土幣則只能在古巴國營商店等地方使用,與美元的匯率比為1:25。”
  “原來是這樣。”
  格蘭特這才明白過來。
  ……
  弗瑞德一走就是三四個小時,一直到接近中午十二點,才風塵仆仆地回到公園。
  “弗瑞德,事情辦得怎么樣了?”
  格蘭特和龐學林早就等得有些不耐,看到弗瑞德回來,格蘭特連忙問道。
  弗瑞德笑了起來,從隨身攜帶的背包里拿出兩張旅游卡和電話卡,分別遞給龐學林和格蘭特,說道:“這是古巴旅游卡以及手機卡,你們先把新卡換上,我等下把我的新手機號用短信發給你們。另外我已經找好了住的地方,是一間民宿,我已經支付了一個月的房費。”
  “那還等什么,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格蘭特畢竟年紀大了,從昨晚到現在這么折騰,早就累得不行,聽說有了落腳的地方,頓時大喜。
  龐學林也松了口氣,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他也只是勉強支撐,剛才如果不是弗瑞德及時趕回來,他都快在公園的躺椅上睡著了。
  商議完畢,三人打了一輛車,前往弗瑞德預訂好的民宿。
  民宿不大,是一棟二層小樓,只有三個房間,剛好夠他們三人居住。
  不過民宿的風景非常不錯,就在馬埃斯特臘山上,背靠懸崖,面朝大海,在陽臺上就可以看到湛藍的加勒比海風光。
  經營民宿的是一對老年夫妻,熱情好客,三人到的時候,還專門給他們準備了一頓極具古巴風情黑豆飯加龍蝦大餐。
  酒足飯飽后,三人來到二樓,弗瑞德將龐學林和格蘭特叫到了陽臺上,鄭重道:“龐,格蘭特,我們現在還不是放松的時候,我還要在這里待上半個月到一個月,為了以防萬一,我布置一下我們接下來在這里安全保衛工作。這段時間,我白天還會出去,每隔一小時,我會用手機發送平安的信息給你們,如果我超過兩小時沒有聯系你們,那你們馬上離開這里,換一個落腳的地方。”
  龐學林和格蘭特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
  弗瑞德繼續道:“另外,我們需要有人輪流值班,值班位置就在閣樓上,我已經和房東說了,房東同意我們使用閣樓。這次出來,我還帶了一套小型紅外感應雷達,采用分布式安置,可以監控靠近民宿周圍兩百米內所有的目標,即使采用紅外隱身的直升機,五百米內也會被發現。”
  格蘭特不由得吃了一驚,說道:“弗瑞德,我們不是已經離開審判日號了嗎?又沒有驚動任何人,不用這么緊張吧?”
  “小心駛得萬年船,我也是為了以防萬一。龐,你沒什么問題吧?”
  弗瑞德見龐學林有些失神,出聲道。
  龐學林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弗瑞德如此鄭重其事,讓他原本有些放松的心也提了起來。
  接下來的幾天,三人便在民宿耐心地住了下來。
  一開始,龐學林和格蘭特都有些緊張,每天值班的時候也都兢兢業業,生怕出點什么事。
  但連續幾天后,一切如常,周圍也沒出現什么可疑的人,龐學林也就漸漸放松了下來。
  他不懂西班牙語,也沒心情出去游玩,反倒是對這個世界的科技水平比較感興趣。
  之前在船上的時候,沒法上網,他只能憋著,這幾天終于有空,他每天都泡在arXiv.org上面,就連值班的時候也不例外。
  沒錯,這個世界同樣也有arXiv,不過和現實中不一樣的是,這個世界多了宏原子這種黑科技。
  宏原子的發現才沒幾年,arXiv中的物理版塊幾乎都被宏原子的相關研究給占據了。
  龐學林掃了幾篇,看得一臉懵逼后,就放在一邊了。
  不過數學版塊的研究進度和前世基本上保持一致,佩雷爾曼同樣于2003年證明了龐加萊猜想,BSD猜想同樣成為千禧年七大難題之一,尚未解決。
  龐學林刷了幾天關于BSD猜想的論文,除了少數幾篇切入角度讓他感覺眼前一亮外,其余和前世差別不大。
  但就算這幾篇論文,也只是可以讓他在現實世界再水上幾篇頂刊,距離BSD猜想的證明依舊遙遙無期。
  不過龐學林也不著急,反正再過兩天,等任務結束,就可以領取獎勵了,到時候自然可以一睹BSD猜想的證明過程。
  當然,研究論文的同時,龐學林也沒忘了將硬盤中的資料拷貝出來,然后上傳到自己的電子郵箱中。
  他還專門設置了定時發送,只要他順利完成任務,這些三體文明資料就會被發送到中美英法俄這五大國國防部以及政府的公開郵箱中。
  這也是他唯一能為這個世界的人類做的事了。
  這幾天,弗瑞德每天出門打探消息,尋找偷渡從古巴偷渡美國的渠道。
  他們畢竟沒有入境記錄,雖然古巴對美國免簽,但如果從正規渠道出境的話,一旦政府方面動真格,到時候很容易可以順藤摸瓜找到他們。
  因此,想要順利離開古巴,只能選擇偷渡。
  格蘭特除了值班,大部分時間都在樓下的小酒吧里,和那對開民宿的那對夫妻聊天。
  他雖然是德國人,但小學階段都在西班牙度過的,西班牙語說得非常不錯,一口地道的馬德里腔,和民宿夫妻聊得不亦樂乎。
  龐學林也沒忘了關注國際新聞,特別是“審判日”號原計劃穿越巴拿馬運河的那一天,國際幾大媒體的網站龐學林都刷了一遍,但一切風平浪靜,沒有傳出任何消息。
  龐學林不知道聯合國的“古箏行動”有沒有順利展開,也不知道從太子港下船的那批降臨派,有沒有順利逃脫。
  不過這一切都不重要了,任務時間已經過去了六天,只要再過一天時間,熬到第二天中午,龐學林就可以拿著系統獎勵,安安心心回到現實世界了。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