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學霸的科幻世界 > 第十二章 薩伊來訪

第十二章 薩伊來訪


  接下來的幾天,龐學林繼續研究BSD猜想的證明過程,他甚至還讓小護士奧莉薇婭給他找來紙和筆,因為傷口靠近右側肩膀,他還沒辦法使用右手,只好用左手持筆演算。
  這樣雖然費力氣,卻并沒有讓龐學林的研究熱情降低多少。
  很快,醫院就多了一個關于書呆子的傳聞。
  期間史強和坎特都來看過龐學林幾次,見龐學林一個人自得其樂,便放下了心。
  一周后,龐學林已經可以下床走動了。
  于是他白天的時候就不再窩在病床上,而是開始下樓做研究。
  醫院樓下有草坪和小花園,還有供人休憩的桌椅。
  龐學林經常在下面一待就是半天。
  這天,他剛下樓坐下,攤開稿紙,準備演算,前方突然傳來一個聲音。
  “龐老弟,我可真是服了你了,我見過不少書呆子,像你這么拼命的還真少見……不對,應該是有一個,那家伙也是個數學天才,不過他和你不一樣,他之所以研究數學,因為覺得生活太無聊了,也就數學還能給他帶點樂趣。”
  龐學林抬起頭,便看到史強正笑呵呵地走了過來。
  龐學林笑道:“大史,你來了,坐!你說的那人是誰啊?”
  史強笑道:“那家伙以前也是為你們ETO工作的,專門研究數學上的三體問題,不過他只是一股腦兒搞研究,對地球三體組織的事并不清楚,調查了一段時間,我們就把他放了,后來聽說他找了間寺廟,準備出家了。”
  龐學林道:“你說的是魏成吧?”
  史強微微一愣:“你認識他?”
  不過他很快就反應了過來:“也對,你是降臨派的人,魏成為拯救派工作,你們雙方是對頭,知道他的存在也是自然。”
  龐學林只是笑笑,沒有說話。
  在小說中,魏成可是降臨派欲除之而后快的人物,生怕他成功研究出三體問題,使得三體人能順利在半人馬座繁衍下去,從而放棄入侵地球的想法。
  啪嗒——
  史強掏了根煙點上,深深地吸了一口,說道:“龐老弟,我今天過來,是找你告別來了。”
  “告別?”龐學林微微一愣,“你要回國了?”
  史強點頭道:“降臨派的事收尾得差不多了,我這人性子直,容易得罪人,和CIA那群家伙合不來,老首長就把我調回去了。對了,你提的那個方案我也和老首長說了,老首長說你是有大智慧的人。龐老弟,不知道你傷愈之后是準備回國,還是繼續待在美國呢?”
  龐學林道:“應該會回國吧,就是我之前參加過ETO,不知道國家歡不歡迎我回去。”
  史強笑道:“龐老弟你想太多了,你這樣的人才,我們怎么可能不歡迎,更何況,你還為人類立下了大功!”
  龐學林道:“那就好,我估計傷愈后一兩個月內就回國。”
  史強道:“龐老弟,到時候記得來找我,我是個大老粗,你和我可能聊不起來,不過我認識幾個科學家朋友,和你應該有共同語言。”
  龐學林不由得微微一愣,史強認識的科學家朋友,應該是汪淼和丁儀。
  汪淼是《三體》第一部的主角,也是研究飛刃材料的首席科學家,如果自己想要在現實中把飛刃材料制作出來,和汪淼打好關系很有必要。
  另一位丁儀可就更不用說了,物理學家,宏原子的發現者,不管是在《三體》還是在大劉的另一部科幻小說《球狀閃電》中,他都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鐵打的丁儀,流水的圣母。
  可不是隨便說說的。
  龐學林不由得笑道:“沒問題,等我回國,少不了會打擾你!”
  史強哈哈笑道:“放心,到時候我帶你逛四九城,吃遍街頭小巷里的美食。”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大史便告辭離去。
  龐學林搖了搖頭,繼續自己的研究。
  可剛研究沒多久,又有人過來了。
  這回,說話的是一名女性。
  “龐博士,你好!”
  龐學林抬起頭,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位四十來歲帶有異域風情的亞裔女性。
  她身材嬌小,氣質獨特,眉角隱隱可見一絲魚尾紋,看得出來年輕時必然是一位少見的美人。
  坎特自覺地跟在她身后。
  龐學林不由得吃了一驚,試探問道:“薩伊女士?”
  薩伊微笑著伸出手道:“龐博士,冒昧來訪,叨嘮了。”
  來人是新任聯合國秘書長薩伊女士,這是菲律賓繼阿羅約之后為世界貢獻的又一位美女政治家。
  危機紀元初期,薩伊在平衡各國利益以及改組聯合國權利架構方面做出了卓越的貢獻,由她發起的群星計劃,也給人類文明的歷史帶來了深遠的影響。
  龐學林起身和薩伊握了握手,說道:“薩伊女士,請坐。”
  兩人面對面坐下,薩伊有些好奇地看著桌上的稿紙,問道:“龐博士,你這是在做哪方面的研究呢?”
  龐學林笑了笑道:“是關于BSD猜想的一些研究。”
  薩伊道:“研究順利嗎?”
  龐學林道:“已經有些眉目了,正在整理論文。”
  薩伊對學術不太了解,沒覺得龐學林的話有什么異常,倒是一旁的坎特震驚道:“龐博士,你已經證明了BSD猜想?”
  龐學林有些臉紅道:“不出意外的話,很快就會有成果出來吧!”
  薩伊好奇地問坎特道:“BSD猜想很重要嗎?”
  坎特道:“這一猜想在數學界很有名,號稱千禧年七大難題之一。如果龐博士能證明BSD猜想,至少能獲得一個菲爾茲獎。”
  薩伊不由得吃了一驚,她雖然不清楚BSD猜想的難度,但菲爾茲獎的含金量她卻是知道的。
  菲爾茲獎號稱數學界的諾貝爾獎,凡是能獲得菲爾茲獎的,幾乎都是國際上頂級的數學家。
  薩伊上下打量著龐學林,微笑道:“龐博士,沒想到你的數學造詣竟然如此深厚,智子雖然鎖死了我們在基礎物理學上的探索,但沒有辦法阻止我們在其他學科上的研究,感謝你的研究,你的每一分努力,都在為人類文明反抗三體文明入侵提供力量!”
  龐學林有些尷尬地笑了笑,說道:“薩依女士過獎了。”
  BSD猜想的證明過程是系統給的,雖然算在自己頭上也沒什么問題,但龐學林依舊有些不好意思。
  他連忙轉移話題道:“薩伊女士,不知道您這次前來,找我有什么事嗎?”
  能讓聯合國秘書長親自過來找自己,龐學林可不認為對方僅僅是找自己聊天的。
  薩伊正色道:“龐先生,你之前提出的面壁計劃,經由我和安理會各個成員國的代表討論,包括各國領導人在內,都認為這一計劃是天才的想法,抓住了三體人最致命的弱點,極具可行性。不過現在聯合國正在進行改革,安理會準備改組成行星防御理事會(PDC),因此這一計劃,至少要一兩年后才能實行。我今天過來,主要向龐博士請教兩件事。”
  “什么事您說吧!”
  薩伊道:“第一個問題,面壁計劃中的面壁者,你有合適的推薦人選嗎?”
  龐學林搖頭道:“薩依女士,這個問題你可難倒我了,面壁者要有著極強的戰略思考能力和執行力,同時還要有堅韌不拔的意志和絕不妥協的勇氣,這么重要的崗位,我還真沒有太好的人選。我想這應該由安理會各成員國推薦比較合適。畢竟面壁者的權限太大了,必須要照顧到各方的利益。”
  薩伊笑著說道:“龐先生,你能將一名合格的面壁者人選要求總結得如此到位,你還真有資格推薦面壁者人選。不過你說的也對,面壁者人選還需要照顧到各方利益,短時間內恐怕很難推選出來。不過在我看來,眼下就有一位比較合適,而且我敢肯定,安理會各個常任理事國也會認同。”
  龐學林微微一愣,疑惑道:“誰啊?”
  薩伊微笑道:“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龐學林吃了一驚,指著自己道:“薩依女士,你是說,讓我去參選面壁者?這不是在開玩笑嘛?”
  薩伊道:“我可不是開玩笑,龐先生,你在ETO內部待了這么多年,熟悉ETO,同時也熟悉三體文明。而你,又是面壁計劃的提出者,對于面壁計劃的核心需求,你比旁人應該更為清楚,而且能提出這樣一個精妙絕倫的反擊計劃,說明你有著極強的戰略思維和邏輯思考能力,這些都符合面壁者的要求!”
  龐學林苦笑道:“薩伊女士,我曾經出身ETO,你們就不怕我再次背叛人類?”
  薩伊微笑道:“我們相信你!”
  龐學林哭笑不得,說道:“薩依女士,別和我開玩笑了,這個職位有人比我更合適,比如提出了新型戰爭理論的美國國防部長泰勒閣下,還有委內瑞拉那位在戰爭中讓美國人吃盡了苦頭的雷迪亞茲總統,他們都符合面壁者的任職資格。”
  薩伊笑了笑道:“龐博士,你看,你這不就給出了兩個合格人選了嗎?不過面壁者的人選問題一時半會也還沒定,我今天也只是問問你的想法,其他的等到時候再說吧!接下來我就不打擾龐博士了,龐博士,再見。”
  龐學林連忙起身,和薩伊握了握手,看著對方風姿綽約的背影,有些膽戰心驚。
  面壁者可是史上最坑的一個職位,有著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權力,同時也有著歷史上最沉重的責任。
  小說中的面壁者,沒有一個是有好下場的。
  即使是號稱救世主的羅輯,最后還不是妻離子散,成了孤家寡人,還被罵為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獨裁者。
  不過今天比較幸運的是,薩伊只是在私底下詢問自己的意見。
  要是在聯合國大會上直接授予他面壁者頭銜,那龐學林想拒絕恐怕都拒絕不了。
  因為面壁者首要工作,就是偽裝自己,面壁者對外界所表現出來的思想和行為,應該是完全的假象,是經過了精心策劃的偽裝,面壁者需要誤導和欺騙包括三體文明和人類文明在內的全世界,最終建立起一個龐大的撲朔迷離的假象迷宮,使敵人喪失正確的判斷,推遲敵方判明人類真實戰略意圖的時間。
  一旦在特別聯大的面壁者授權大會上被授予面壁者頭銜,就算你拒絕,聯合國也同意了,可又有誰敢肯定你這一幕是做給三體人看的呢?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