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學霸的科幻世界 > 第十七章 莊顏之殤

第十七章 莊顏之殤


  半小時后,得到消息的大史和汪淼夫婦急匆匆趕到醫院。
  龐學林抱著頭,一臉自責地坐在手術室門口椅子上。
  看到李瑤他們,龐學林松了口氣,說道:“姐,你們終于來了。”
  李瑤道:“小弟,莊顏人怎么樣了?”
  龐學林搖頭道:“還在里面搶救,姐,你有莊顏家人的聯系方式嗎?我們得盡快通知她的家人!”
  李瑤皺眉道:“莊顏父親在她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她母親是我在協和醫院的同事,不過就在一周前,她母親加入援非醫療隊趕往非洲,我已經通知了院里,只是她母親就算趕回來,估計也至少要兩天以后了。“
  汪淼道:“小龐,這到底怎么回事,你和莊顏走的時候還好好的,怎么就突然發生車禍了?”
  龐學林將車禍前前后后的過程詳細地敘述了一遍,自責道:“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為了救我,莊顏完全可以自己躲開的。”
  眾人不由得安靜了下來,汪淼道:“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你就別自責了,這事也怪不到你頭上。希望接下來莊顏的手術能夠順順利利,早日恢復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大史也跟著上前拍了拍龐學林的肩膀,說道:“龐老弟,這事不是你的錯,不要太難過了……”
  龐學林搖了搖頭,雖然他心里也清楚,可親眼看著莊顏為了救自己被撞成那副樣子,他就有種說不出來的難受。
  如果萬一莊顏救不回來,他都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莊顏的家人了。
  這時,史強的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
  “不好意思,我先接個電話。”
  大史說了聲抱歉,拿著手機走到一邊。
  沒過一會兒,大史掛斷電話,神色凝重地來到龐學林面前,說道:“龐老弟,借一步說話。”
  龐學林微微一愣,起身跟著史強來到角落。
  一旁的李瑤和汪淼對視了一眼,不知道大史突然找龐學林干嘛。
  大史正色道:“龐老弟,剛才同事給我打來電話,說調查顯示,這場車禍是ETO專門策劃針對你的!”
  “ETO策劃的?”
  龐學林瞪大了眼睛,猛地一個激靈,大史的這番話,仿佛一潑冰水,讓他原本焦躁的心一下子冷靜了下來。
  車禍發生之后,龐學林便一直有種詭異的熟悉感,但他一直想不明白這種熟悉感源自哪里,現在他知道了。
  在小說第二部《黑暗森林》中,男主角羅輯同樣在一次艷遇之后遭遇了一場車禍,只是那場車禍中,死去的是羅輯的女性朋友,羅輯也被警方直接帶走保護起來。
  后來的調查顯示,那場車禍正是源自ETO的暗殺。
  今年夏天,羅輯在楊冬的墓碑前與葉文潔邂逅,聽了葉文潔的建議,萌生建立宇宙社會學的想法,從而引發了三體人的忌憚。
  三體文明生怕羅輯領悟出黑暗森林法則,威脅到自己的生存,便想要搶先將羅輯扼殺,并正式下令ETO,暗殺羅輯。
  聯合國也正因為三體文明要暗殺羅輯,意識到羅輯的存在對三體文明產生了威脅,才讓羅輯出任面壁者!
  可這一次,ETO為什么要暗殺自己?
  是三體文明直接下達了暗殺指令?還是僅僅出于對自己背叛ETO的報復?
  龐學林臉上的表情陰晴不定,這段時間,除了提出面壁計劃,自己應該沒有表現出任何威脅三體文明的能力。
  以三體文明的傲慢,不太可能將注意力放在自己這樣一個小螞蟻身上。
  唯一的解釋,就是自己提出面壁計劃后,ETO中有人認為自己的存在,同樣對三體文明產生了威脅,從而說服了三體人,并且制造了這樣一起車禍。
  龐學林還記得,剛才莊顏出車禍的時候,系統曾經告訴自己三體世界的劇情發生了重大變化,要自己在二十四小時內強制退出。
  這是不是意味著,自己接下來如果再次進入三體世界,將要面對的是一個和原著小說截然不同的世界?
  “龐老弟,龐老弟,你怎么了?”
  大史的聲音讓龐學林從沉思中清醒過來,他搖了搖頭道:“哦,我沒事,大史,我想一個人靜一靜!有些事我得從頭捋一捋。”
  “行,那我就先不打擾你,不過你千萬不要走出我的視線范圍,ETO一計不成,說不定還會策劃針對你的暗殺行動!”
  龐學林點了點頭,來到手術室另一側靠近電梯的角落里。
  大史則自覺地守在了電梯口。
  龐學林閉上眼,心道:“系統,還在嗎?我有幾個問題想要咨詢。”
  “宿主,請說!”
  龐學林道:“你剛才要求我在二十四小時內退出三體世界,那么我的身體是不是也會消失在這個世界,如果被智子觀測到我這樣莫名其妙地消失,會不會引發三體人的忌憚?”
  系統道:“宿主請放心,三體世界劇情重置之后,宿主一旦退出,本世界時間便會陷入停滯狀態,只有宿主再次進入,才會重新開啟劇情。”
  “那就好,還有一個問題,劇情重置之后,是開啟原世界的劇情,還是在我這次任務的基礎上重新開啟劇情?“
  系統道:“將會在這次任務基礎上開啟新劇情。”
  龐學林的眼睛不由得瞇了起來,說道:“那么,假如我改變了劇情人物的命運,將會發生什么?比如莊顏,假如她沒有搶救過來,或者她未來沒有成為羅輯的妻子,會不會對后續劇情產生影響?“
  系統道:“系統重置完成后,將會發布新的任務,宿主只需完成系統任務即可,其他事務系統不做任何干涉!”
  龐學林不由得松了口氣。
  不管怎么樣,今天是莊顏救了自己的性命。
  在原著中,莊顏雖然和羅輯結合,但除了羅輯成為面壁者最初的三年以及冬眠蘇醒后那五年,其他時間莊顏過得并不幸福。
  如果可以話,他希望莊顏能平安幸福地度過一生,而不是重復原著中的生活。
  “對了,系統,還有最后一個問題,如果我回歸現實世界,什么時候才能再次進入三體世界?”
  系統道:“劇情重置需要三到六個月的現實時間,具體什么時候能進,要看劇情什么時候重置完成!”
  “行,那我沒有其他問題了,多謝!”
  龐學林重新睜開眼,卻發現,不知何時,手術區附近,多了幾個身著西裝的壯漢身影。
  與此同時,史強正在電梯口,和一名五十來歲,肩膀上扛著將星的男子說話。
  看到龐學林走過來,史強笑道:“龐老弟,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老上級常偉思將軍,之前專門負責中國戰區針對ETO的行動,接下來將會負責太空部隊的組建工作。”
  “龐教授,你好,不好意思讓你受驚了!”
  常偉思笑著伸出手道。
  “常將軍,你好!”
  龐學林和常偉思握了握手,常偉思道:“龐教授,這次是我們工作疏忽,我們沒想到ETO竟然在這種情況下,還會對你展開暗殺活動。有鑒于此,接下來,我們將會專門給你安排一個安保小組,史強同志擔任組長,全權負責你的安全工作。另外你原來在北大的教師公寓也不再安全,我們也將為你重新安排一處住所!”
  龐學林沒有拒絕,點頭道:”常將軍,那就麻煩你了!“
  小說原著中,羅輯成為ETO欲除之而后快的人物,由此也受到了世界各國的高度重視,出任面壁者。
  如今,自己本來就是面壁者的潛在候選人之一,再加上這樣一番變故,恐怕不管是中國政府還是行星防御理事會,對自己的重視程度都會上升一個等級,甚至如同羅輯一樣,在聯合國面壁者大會上的時候,直接給自己按一個面壁者的頭銜都有可能。
  不管怎么樣,接下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這時,大史出聲道:“龐老弟,醫院的環境比較復雜,人員來往密集,我們沒辦法對這個區域進行大規模封鎖甄別,你看要不要先轉移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去?”
  史強顯然在第一時間便進入了角色。
  龐學林搖頭道:“大史,等莊顏手術完成后再說,好嗎?”
  史強猶豫了片刻,點了點頭道:“那行吧!”
  常偉思道:“龐教授,既然如此,那就由大史在這里陪你,我還有事,就先告辭了!”
  “常將軍慢走!”
  常偉思點了點頭,進入電梯。
  龐學林重新回到手術室門口。
  李瑤好奇地看著在附近執勤的安保人員道:“小弟,這些都是什么人?”
  剛才突然多出來的這些看起來氣質有點類似軍人的西裝大漢,讓她嚇了一跳,特別是還有一位將軍專門過來找龐學林,讓她和汪淼猜測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龐學林道:“這場車禍,很有可能是ETO針對我的暗殺活動,這些人都是來保護我的。”
  汪淼和李瑤不由得面面相覷。
  汪淼道:“小龐,那你接下來不會有事吧?”
  對于ETO為何暗殺龐學林,汪淼反而不覺得奇怪,畢竟龐學林背叛ETO,泄露了ETO這么多的秘密,不殺他那才叫奇怪了。
  龐學林臉上勉強露出一個笑容,說道:“放心吧,軍方給我專門安排了保衛人員,你們不用擔心。”
  汪淼和李瑤對視了一眼,面帶憂色。
  接下來,便是漫長的等待。
  六小時后,手術室門口的燈終于滅了。
  沒過一會兒,護士將莊顏從手術室里推了出來,龐學林連忙圍了過去。
  病床上的莊顏,臉色蒼白,秀眉輕蹙,仿佛正在承受什么痛苦。
  不過她的呼吸還算還算平穩,應該沒有生命危險。
  龐學林不由得松了口氣。
  “讓讓,讓讓,家屬別擋道,患者需要休息!”
  龐學林和汪淼等人連忙讓開一條通道,讓護士推著莊顏通過。
  這時,身著手術服的醫生從手術室里走了出來,龐學林他們又圍了上去。
  龐學林道:”醫生,莊顏怎么樣了?沒事吧?“
  醫生道:“患者沒有生命危險,不過……”
  “不過什么?”
  “患者的腰椎出現粉碎性骨折,損傷了神經,恐怕接下來很難站起來了!”
  龐學林原本有些輕松的表情漸漸變得凝滯,張了張嘴,卻感覺嘴巴都在發干,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花季一般的少女,在最美好的年紀里,卻要遭遇這樣的不幸,悔恨猶如潮水一般侵蝕龐學林的內心,如果時間能重來一次,他寧可自己代替莊顏承受這樣的折磨。
  “小弟,你也別太過自責了,莊顏人沒事就好,以后我們還能想辦法幫小莊重新站起來!”
  李瑤安慰道。
  “對,一定有辦法還能讓莊顏重新站起來的!”
  龐學林抬起頭,堅定道。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