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學霸的科幻世界 > 第三十二章 綠芽與希望

第三十二章 綠芽與希望


  找到火星探路者號,只是恢復通訊計劃的第一步。
  但回程之路,卻比龐學林想象得艱難。
  他花了整整七個火星日時間才返回棲息艙,比去程加搜尋火星探路者號還多了一個火星日。
  原本正常情況下是不需要費這么久時間的,因為龐學林可以順著車轍印原路返回,而不用花費大量的時間去計算導路線。
  但回程的第三天,也就是他出發后的第九天,龐學林遭遇了一場大規模的沙塵暴。
  漫天的揚沙遮天蔽日,將車轍的痕跡掩蓋得一干二凈,也遮擋了陽光,甚至連為太陽能電池充電都成了問題。
  龐學林只能窩在漫游車內部,通過RTG維持漫游車的電力供應。
  沙塵暴持續了整整兩天才漸漸散去,龐學林吃喝拉撒都在車內,差點崩潰了。
  直到兩天后的清晨,一縷陽光劃破天空,龐學林才意識到,自己已經度過了最艱難的時刻。
  這個時候,龐學林距離棲息艙已經只剩下不到兩百公里了。
  剩下的工作很簡單。
  沒有了車轍印,龐學林借助弗波斯重新定位,只要他確定好大概方向,將自己的漫游車開到棲息艙四十公里范圍內,就能找到棲息艙傳來的導航信標。
  第59個火星日。
  中午,白色圓頂的棲息艙漸漸出現在了龐學林的視線內,這次原計劃持續八個火星日,最終持續了十三個火星日的漫長旅途終于畫上了句號。
  在進入棲息艙半徑二十公里范圍內的時候,龐學林便通過車載無線電系統聯系上了沃特尼。
  原本為龐學林擔心不已的沃特尼,專門穿上了EVA宇航服出門迎接。
  十三天沒見,兩人再次見面,卻并沒有多言,只是默默握了下手,擁抱了一下,一切盡在不言中。
  隨后,兩人開始干活。
  報廢的二氧化碳過濾器丟到一邊,太陽能電池板重新展開,與棲息艙的能源系統相連,車載污水箱里的東西也搬入棲息艙,為制作下一批生物肥料做準備,旅居者號漫游車搬入棲息艙,但登陸艙體積太大,放不進去,兩人只能繼續將這玩意留在外面。
  至于RTG,這玩意內部的放射性物質如果泄露了,可不是開玩笑的。
  兩人將它放回原來埋它的那個坑,等下次需要的時候挖出來繼續用。
  回到棲息艙,沃特尼并沒有第一時間問火星探路者的事,而是笑道:“龐,我給你看一樣好東西!”
  “什么好東西?”
  龐學林微微一愣。
  “跟我來!”
  沃特尼打開生活艙與種植艙之間的閘門,然后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
  龐學林似乎意識到了什么,連忙朝種植艙走去。
  進入種植艙,龐學林隨即聞到了一股久違的土壤的氣息,和一開始他們施加生物肥料的時候不一樣,經過了十來天,種植艙內的土壤已經隱隱呈現出與地球土壤相似的暗褐色,艙內的濕度也要比外面的生活艙大上不少。
  但最吸引龐學林目光的,卻是掩映在土壤中的那一抹綠色。
  而且不止一茬,整個種植艙,超過一百平米的土地上,長滿了一棵棵小綠芽。
  小綠芽星星點點,在褐色的土地上,仿佛是一縷希望之光,沖破了龐學林心中覆蓋多日的陰霾。
  龐學林慢慢蹲下身去,輕輕用手拂過剛剛破土而出的嫩芽,有些不敢置信,又有些驚喜,語氣不由自主地哽咽起來:
  “沃特尼,我們,這是成功了?”
  自從進入火星救援世界之后,龐學林雖然表面上看起來平靜,但死亡的陰影始終在他心中揮之不去。
  直到看到這一棵棵的綠芽,他才算真正有了生存下去的希望。
  沃特尼完全可以理解龐學林的心情,事實上看到第一茬綠芽的時候,他壓根控制不住自己的淚水,表現比起龐學林更為不堪。
  沃特尼道:“龐,我想我們接下來可以不用為食物而擔憂了,至少短時間內不用!”
  “這是一個好的開始,我們一定……一定可以生存下去。”
  “對,我們一定能活下去。”
  ……
  兩人很快便平復了情緒。
  龐學林找到了火星探路者號,但并不意味著他們可以輕松與地球通訊了。
  首先,他們得把這套四十年前降落于火星之上的老古董修復。
  第二天一早,經過一晚上的修整,兩人正式開始工作。
  “一般情況下,這種無人探測器停止工作的原因,基本上都是因為太陽能電池板上覆蓋的塵土越來越厚,冬天氣溫下降,日照時間縮短,導致電力供應不足。等到電池的電力下降到某個臨界點一下,探測器的供熱系統也會掛掉,緊接著,電子元件也會因為溫度太低而無法運行,控制系統也會掛掉,就算太陽能電池板還能提供微弱的電力支持,但缺少了電子元件下達重啟命令,系統無法重啟,時間一長,電池系統也會失去儲存電力的能力。“
  沃特尼除了是一位植物學家外,還兼職機械和電氣工程師,修復火星探路者號的任務自然交到了他的手上,龐學林只是在一旁打打下手。
  幸運的是,火星大氣寒冷稀薄,氣體密度僅為地球百分之一,氧氣和水蒸氣的含量更是微乎其微,這使得火星探路者號的外觀基本保持完整。
  龐學林和沃特尼首先在棲息艙內檢查了一番旅居者號無人車,發現無人車除了電池徹底損壞外,其余部件完好無損,只要重新接入電源,便能重啟工作。
  不過外面的登陸艙就沒那么簡單了。
  沃特尼穿著EVA宇航服,圍著登陸艙轉了一圈,然后撬開電池艙,將里面的銀鋅蓄電池取出,說道:“這玩意兒沒用了,我們得給它更換電源,另外,還有一個問題恐怕比較麻煩。”
  “什么問題?”
  沃特尼道:“現在正是火星的冬季,阿西達利亞平原最高氣溫也就零下55度,登陸艙的電子元器件只有在零下40度以上才能啟動。我們得想辦法給登陸艙加熱,可是登陸艙太大了,根本過不了氣閘室。”
  龐學林皺了皺眉,說道:“要不我們把RTG重新挖出來,放在登陸艙邊緣給它加熱怎么樣?”
  沃特尼搖頭道:“恐怕不行,登陸艙太大了,RTG是自然散熱,功率才1600瓦,這種氣溫條件下,想要讓登陸艙內部每一個電子元件溫度均回升到零下40度以上,恐怕有點難。”
  “那怎么辦?”
  龐學林皺起了眉,努力回憶電影中的場面,可電影里,好像并沒有解釋沃特尼如何處理這個問題的鏡頭。
  兩人大眼瞪小眼,一個EVA過后,兩人依舊沒什么辦法,只好先返回棲息艙,吃完午飯再說。
  吃完午飯,龐學林躺在床上休息,剛閉上眼睛沒兩分鐘,龐學林突然睜開雙眼,拍了一下床墊道:“沃特尼,我想到辦法了。”
  “什么辦法?”
  沃特尼微微一愣。
  龐學林笑了起來,說道:“我記得MDV(火星降落載具)的降落傘我們只用了三個副傘中的一個,連主傘都沒用吧,其實很簡單,我們只要在棲息艙外搭建一個小帳篷,然后將RTG和登陸艙放在一起,只要帳篷密封起來,里面的空氣沒辦法和外界流通,那么伴隨溫室效應,帳篷內溫度回升到零下40度以上一點問題都沒有,到時候只要給登陸艙接通電源,登陸艙系統重啟,不就可以利用自身的加熱系統保持溫度了嗎?”
  “龐,你真是個天才!”
  沃特尼眼睛亮了起來,一下子就認可了龐學林的辦法。
  下午的時候,兩人進行第二EVA,龐學林又把RTG搬了回來,沃特尼則繼續裁剪MDV的副傘,然后在棲息艙龐,搭建起了一個小帳篷。
  接著,兩人合力將RTG和登陸艙搬到帳篷里面。
  RTG很給力,只用了不到一小時,帳篷內的溫度便上升到了零下30度。
  隨后,沃特尼出馬重新為登陸艙以及旅居者號無人車接通電源。
  剩下的工作就和他們無關了。
  只要登陸艙恢復工作,它就會主動恢復與地球的聯絡。
  JPL(噴氣推進實驗室,NASA下屬機構,主要負責為NASA開發和管理無人空間探測任務)自然不可能蹲點這臺已經消失了四十年的五人探測器的信號,但地球上專門為阿瑞斯計劃打造的新一代深空測控網絡肯定能接收到火星探路者的信號。
  到時候他們自然會通知JPL,只要JPL回饋信號,登陸艙的就會根據地球的相對位置自動調整信號增益天線的位置。
  因此,龐學林和沃特尼只要根據登陸艙的增益天線變化就可以判斷是否與地球聯系上了。
  “好了,今天就這樣吧,能不能與地球恢復聯絡,只能等接下來登陸艙的反應了。”
  完成所有工作后,龐學林和沃特尼返回了棲息艙。
  ……
  探路者號日志:SOLO
  系統序列初始化已完成……
  時間00:00:00……
  失去電力已被偵測,時間/日期未知……
  裝載操作系統……
  VXWARE操作系統(C)WINDRIVER系統開始硬件自檢:
  內部溫度:零下34攝氏度
  外部溫度:無效
  電池:滿
  高增益:OK
  低增益:OK
  風傳感:無效
  氣象傳感:無效
  大氣結構儀:無效
  成像儀:OK
  漫游車坡道:無效
  太陽能電池A:無效
  太陽能電池B:無效
  太陽能電池C:無效
  硬件檢查完畢……
  無線電狀態:
  偵聽遙測信號……
  偵聽遙測信號……
  偵聽遙測信號……
  信號獲得……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