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學霸的科幻世界 > 第三十三章 恢復通訊

第三十三章 恢復通訊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帕薩迪納市。
  這座總人口只有十三萬人的小鎮,因為坐落于此的加州理工學院和噴氣推進實驗室(JPL)而聞名于世。
  JPL雖然是NASA下屬的研究機構,但行政上卻隸屬加州理工學院,由二十世紀最偉大的航天工程學家西奧多·馮·卡門于1936年親手創建,中國著名科學家錢偉長、錢學森、郭永懷都是他的親傳弟子。
  此時,田牧在NASA阿瑞斯計劃總監文卡特的陪同下,步入一座由倉庫臨時改建的火星探路者號臨時指控中心。
  指揮中心很簡陋,兩排長桌,上面擺了二十來臺電腦,各種布線零亂地散落在地上。
  桌上到處都是煙頭以及已經喝空的咖啡杯,里面的工作人員一個個頭發蓬亂,眼睛布滿血絲。
  負責該項目的JPL實驗室主任布魯斯在介紹道:“我們組建了一支超過三十人工程師團隊,按照當年的技術資料,花了半個月的時間重寫系統軟件,并且用這些廢舊的組件重新搭建了一套火星探路者號的地面指揮控制系統,將其與地球深空測控網絡相連,接下來我們只能等待了,看龐和沃特尼能不能將火星探路者號的通信系統修復,只要火星探路者號啟動,我們就能第一時間接收到它的回饋信號!“
  田牧和文卡特頻頻點頭。
  一旁被特許進入JPL的CNN與央視聯合攝制團隊則將鏡頭對準現場的工作人員。
  過去半個月,龐學林駕駛漫游車進行的那場冒險旅程,成了全球關注的焦點。
  每天,阿瑞斯計劃指揮部都會放出由火星衛星拍攝的照片,然后各大媒體根據這些素材邀請一些專家學者過來解讀,告訴公眾龐學林準備做什么,他的下一步動向將會是怎樣。
  前幾天火星上爆發的那場沙塵暴,導致衛星根本無法拍攝到漫游車的蹤跡。
  全球幾乎所有人都在為龐學林揪心。
  幸好沙塵暴很快過去,龐學林也帶著火星探路者號順利返回棲息艙。
  因此,公眾對阿瑞斯計劃指揮部能否與龐學林和沃特尼重新取得聯系極為關注。
  這也是CNN與央視團隊為何被NASA特許進入JPL拍攝的原因。
  正當布魯斯帶著田牧和文卡特介紹情況的時候,現場突然傳出一個巨大的歡呼聲,緊接著,掌聲也跟著響了起來。
  “我們……我們收到了火星探路者的信號……確定,確定就是探路者!”
  文卡特微微一愣,與田牧對視一眼,率先走了上去。
  他們身后的陪同人員也一個個如同看到了羔羊的惡狼,迅速圍攏過去。
  央視與CNN的攝影團隊連忙各就各位,將畫面對準第一個出聲的工程師。
  “伙計,干得漂亮,現在情況怎么樣?“
  文卡特一巴掌拍在那名頭發蓬亂的工程師肩膀上。
  工程師道:“我們的深空測控接收到了火星探路者的信號,剛剛系統自動發送了回傳的遙測信號,估計5分鐘后能到達火星,一旦接收到該信號,火星探路者號就可以立馬開啟高增益通訊,所以10分鐘后,我們就可以再次收到探路者的回饋了。”
  “剛剛收到的通訊內容是什么?”
  田牧問道。
  那工程師一看是一名中國人,不由得有些遲疑。
  文卡特道:“這是阿瑞斯項目中方總指揮田牧博士,你可以直接說。”
  工程師道:“現在傳回的信息都是一些硬件自檢的梗概,有很多無效子系統,這些應該是被龐運回探路者號時拆掉了。”
  “旅居者號火星車呢,能連上嗎?”
  “暫時無法聯絡,不過探路者號有兩套通訊系統,低增益天線負責與旅居者號無人車通訊,高增益天線負責與地球通訊,我們懷疑龐和沃特尼將旅居者號無人車帶到了棲息艙內,信號被棲息艙阻隔,所以暫時無法聯絡……“
  文卡特朝田牧聳了聳肩道:“看來我們還得等了,現在是美國東海岸時間下午三點,阿西達利亞平原應該正處午夜,龐和沃特尼估計還在睡覺,我們等他們醒來再看情況吧!”
  ……
  “龐,天線動了,天線動了!”
  龐學林迷迷糊糊睜開雙眼,便看到沃特尼穿著EVA宇航服,對著他大喊道。
  龐學林看了下時間,說道:“現在才凌晨五點呢,你這么早就出去看了?”
  為了保證宇航員在火星上的時間觀念,阿瑞斯計劃的專家們專門給他們制定了一套火星時間,一個火星日相當于地球上的24小時39分35秒,一個火星時便相當于一小時一分四十秒,龐學林說的凌晨五點,便是按照火星時計算的。
  沃特尼道:“我從昨晚開始就睡不著了,迷迷糊糊到了凌晨,忍不住就起床進行了一趟EVA。探路者號的高增益天線動了,說明地球已經知道了我們正在試圖聯絡他們,向火星探路者回饋了信號。這就意味著我們能和地球取得聯絡,我們能得到救援了!”
  龐學林對這種情況早有心理準備,微笑道:“好了,沃特尼,不用太激動,現在地球最多只能給探路者號的登陸艙發送相關指令,其他什么都干不了呢,接下來交給我吧!“
  “對,你是我們的通訊專家,自然輪到你出馬了!”
  沃特尼對龐學林信心十足。
  龐學林道:“你先把重新充上電的旅居者號無人車拿到棲息艙艙外,登陸艙動不了,但旅居者號無人車卻有攝像頭,而且還可以移動,我估計我們棲息艙阻擋了來自登陸艙的低增益信號,只要將旅居者號無人車搬出去,自動開啟與登陸艙的聯系,地球那邊就可以操控旅居者號了。“
  沃特尼微微一愣:“你準備干嗎?”
  龐學林笑道:“我弄幾個硬紙板,我要寫點東西問候一下指揮部!”
  ……
  半小時后,剛剛從新聞發布會現場返回指控中心的文卡特見指控中心內一副喜氣洋洋的模樣,不由得有些奇怪道:“怎么了?又有什么好消息了?”
  田牧笑道:“登陸艙和旅居者號無人車聯系上了,我們剛剛下達了開啟攝像頭的指令!指令需要五分鐘后才能到達火星,不過想要真正看到攝像頭拍攝到的畫面,至少得十分鐘以后了。對了,發布會進行的怎么樣?“
  文卡特從同事手中接過咖啡,輕輕抿了一口,吐槽道:“這幫記者還能說什么,無非是一套老調重彈,居然還想要龐和沃特尼的照片,說公眾特別想知道沃特尼和龐的近況。就算我們啟動了旅居者號無人車,能拍到的也不過是他們身著宇航服的影像,而且以那套老古董相機的能力,照片質量能有多高還不知道呢!”
  田牧點頭道:“記者都這樣,現在我們最重要的是怎么想辦法和龐還有沃特尼直接交流,而不是這些細枝末節的東西。”
  兩人站在一旁聊了會兒天,很快,第一個發現火星探路者回饋信號的JPL工程師提姆叫道:“來了,攝像頭開啟,有畫面了……應該是全景圖!”
  指控中心的大屏幕上,首先出現了昏黃的火星地表的影像,鏡頭慢慢上升,漫游車、登陸艙以及棲息艙均出現在鏡頭中。
  隨著圖像慢慢出現,一張手寫的便條由一個金屬細棒舉在了鏡頭前。
  便條上有一行字:“【是】……你們能看到嗎……【否】!“
  雷鳴般的掌聲淹沒了整個指控中心,所有人歡呼著相互擁抱。
  文卡特第一時間反應過來,說道:“快,提姆,快操控攝像頭轉向,指向【是】!”
  “明白!”
  提姆迅速下達了指令!
  “龐,你說他們能收到我們的信息嗎?”
  棲息艙前,自從龐學林將便條放在旅居者號無人車的鏡頭前之后,沃特尼便陷入了惴惴不安中。
  龐學林胸有成竹道:“放心吧,你不是將旅居者號無人車都檢查了一遍嗎?肯定沒問題的!等他們反饋信號至少需要十分鐘時間,我們只需要耐心等待就行!”
  電影中沃特尼非常順利地與地球取得了聯系,龐學林提前知曉劇情,自然沒什么心理負擔。
  果然,十分鐘后,攝像頭換換轉動起來,將鏡頭對準了【是】。
  “他們收到了!他們收到了!”
  沃特尼興奮道!
  龐學林微微一笑,不疾不徐地將那塊便條撤下來,又重新換了一張。
  ……
  JPL火星探路者號指控中心。
  第二幅照片再次緩緩出現在了大熒幕上。
  這一次,出現在便條上的字有點多,幸好經過大屏幕放大,勉強能看清楚。
  文卡特緊緊地盯著大屏幕,將龐學林的話一字一句念了出來。
  “大家好,阿瑞斯計劃的指揮官們,很高興再次和大家取得聯系,如果不是還需要你們救援的話,我和沃特尼真想問候你們全家。我和沃特尼現在過得很好,沃特尼是個天才的植物學家,我們還在火星上種上了土豆,食物問題變得不那么急迫。二氧化碳吸收器還有大約2500小時,氧合機和水循環系統狀態都還不錯,所以我們短時間內不會有生存危機。下面我將向你們介紹一下如何恢復通訊的辦法……“
  “oh,shit!”
  卡片空間有限,這張卡片上只有這么多文字,文卡特和田牧只能等待下一張照片。
  十分鐘后,第三張照片順利傳回。
  “因為26個字母放在無人車周圍,每張卡片只能得到13度左右的視角,信息傳遞不夠準確,我將用ASCII碼來管理字母,每個字母可以用十六進制表達,到時候你們不但可以向我們發送字母和數字,甚至連標點符號也可以發送。不過這只是短時間內的權宜方法,信號傳輸速率太低,所以我想了個新辦法,我需要讓棲息艙的二級通訊系統能連上探路者號登陸艙的低增益通訊系統,也就是說,讓棲息艙取代旅居者號無人車,這樣的話,我們不但可以直接文字通信,還可以傳遞文件和照片……”
  ……
  第四張照片。
  “但我沒有旅居者號無人車底層通訊系統的源代碼,我需要你們將這玩意兒傳遞過來,有了這個,我就可以修改棲息艙的通訊系統代碼,讓探路者號登陸艙認為棲息艙就是旅居者無人車。大概就是這樣了。最后,代我向赫爾墨斯號的同事們問好!”
  文卡特和田牧面面相覷。
  文卡特感嘆道:“龐真是個天才,我之前還在思考該怎么與他們建立真正意義上的通信呢,沒想到龐直接給出了辦法。”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