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學霸的科幻世界 > 第三十四章 連線

第三十四章 連線


  龐學林和沃特尼再次工作起來,他們先是以旅居者號火星車為圓心,在周圍畫了一個圓,這很簡單。
  但下一步有點麻煩,因為他們需要將16張寫有0~9以及A~F的卡片(十六進制)和一張空白卡(起始點)均勻地擺放在旅居者無人車周圍,使得每張卡片過得大約21度的空間,確保攝像頭轉動不出現歧義。
  這種活憑手感擺放比較困難,這時候就需要龐學林展現自己專業知識了。
  將十七張卡片均勻擺放在旅居者號無人車周圍的圓上,實質上就是一個尺規作一個正十七邊形的問題。
  這個問題曾經困擾了數學界兩千多年,最終被大名鼎鼎的數學小王子高斯解決。
  高斯直接給出了尺規作圖正多邊形的邊數的充分條件:即2的非負整數次方乘以任意個(可為0個)不同的費馬素數的積。
  這個題目龐學林初中的時候爺爺就教他解過,因此輕車熟路。
  在沃特尼的幫助下,龐學林花了十幾分鐘時間用手頭的工具將圓十七等分,然后將卡片放在圓的等分點上。
  一切準備就緒,等了大概半小時后,攝像頭再次轉動了起來。
  “沃特尼,你記錄,我翻譯!”
  “好!”
  很快,龐學林和沃特尼便將字符串轉化為了相應的信息。
  “問題已知悉,兩天內給答復。祝安!”
  很簡練的答復,卻讓龐學林和沃特尼相視而笑,擊掌慶祝。
  ……
  JPL火星探路者號指控中心。
  文卡特在這個臨時用倉庫改建的指控中心內,給自己按了一張辦公桌,田牧就坐在他對面。
  自從通過火星探路者號登陸艙聯系上龐學林和沃特尼之后,這兩天,文卡特和田牧幾乎就把家按在了這里,隨時等待火星上傳來的消息。
  除了實在困得受不了到旁邊的休息室小憩一番,大部分時間他們都在現場盯著。
  雖然現有條件下,和龐學林、沃特尼的通訊還比較低效,但這兩天,他們還是基本知道了龐學林和沃特尼的情況。
  比如,沙塵暴發生后,他們被吹落的碟狀衛星天線撞暈后,是如何活下來的。
  比如,他們如何利用MDV(火星降落載具)的殘留聯氨制水,然后將火星土壤改造一番后種植土豆等等。
  期間經歷的各種困難即使龐學林沒有明說,在座的所有人也都可以想象得出來。
  唯一有些遺憾的就是,他們沒辦法將火星車搬到種植艙去拍攝已經出苗的土豆(棲息艙屏蔽信號),否則單單憑這張照片,就可以贏得今年的普利策獎了。
  即便如此,龐學林和沃特尼在火星上種植土豆的消息傳出后,也火遍了全球各大媒體。
  這是歷史上人類第一次在外星球進行真正意義上的農業活動,龐學林和沃特尼也必將因為這一舉動而載入史冊。
  咚咚咚……咚咚咚……
  趴在辦公桌上小憩的文卡特被敲桌子的聲音吵醒,便看到布魯斯領著一個體型纖瘦,臉色有些蒼白的男人來到了辦公桌前。
  布魯斯道:“卡普,不好意思打攪了,這是我們軟件工程部的杰克·特里夫,他搞定了旅居者號無人車的通訊系統的源代碼!”
  “特里夫,辛苦了!”
  文卡特聞言一愣,連忙起身和特里夫握了下手,然后一口將杯中剩下的咖啡喝完,揉了揉太陽穴道:“布魯斯,那現在盡快安排,把代碼傳給龐!”
  特里夫道:“卡普博士,我確實搞定了旅居者號無人車的源碼,但這里面存在問題。”
  “什么問題?”
  文卡特微微一愣。
  特里夫道:“旅居者號無人車的通訊系統源碼雖然不大,但也有三兆,我們現在平均每四秒才能給龐他們傳輸一個字節,就算不眠不休,也至少需要整整半年時間才能把全部文件傳過去,這個方案明顯不可行!”
  文卡特不由得皺起了眉,沉思了片刻,他扭頭對布魯斯道:“去把田給我找來!”
  很快,在休息室才睡了不到一小時的田牧便哈欠連天地出現在了文卡特面前。
  文卡特向田牧重復了一遍當前面臨的困境,向他詢問意見。
  田牧想了想,說道:“卡普,我想我們應該聽一聽龐的意見,他是我們最出色的數學家和通訊專家,說不定他有辦法解決!”
  文卡特和布魯斯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
  眼下這個情況,也只好如此了。
  ……
  火星,阿西達利亞平原。
  棲息艙前,看著JPL指控中心傳來的信息,沃特尼和龐學林不由得面面相覷。
  沃特尼眉頭微皺,看著龐學林道:“龐,我們怎么辦?”
  龐學林沉吟了片刻,說道:“這個問題我得好好想想,告訴他們,給我一點時間!“
  說著,龐學林直接返回棲息艙。
  沃特尼點了點頭,用大號鉛筆在硬紙板上寫下一行字,放在了旅居者號的鏡頭前。
  隨后,他也結束此次EVA任務,返回棲息艙,便看到龐學林正在棲息艙的計算機前,似乎在查找什么。
  沃特尼好奇道:“龐,你在干嘛?”
  龐學林道:“我看一下棲息艙通訊系統的源碼。”
  現實中這種活龐學林可干不來,不過進入系統位面后,系統會給他灌輸相應的知識,但這些記憶就仿佛是一本書,只有龐學林需要的時候才可以翻開,平時壓根不顯現。
  因此在火星救援世界,龐學林真的是通信專家。
  唯一有點可惜的是,這些記憶在離開該位面后就會被系統給剔除了,比如在三體世界,龐學林在降臨派內同樣是通信專家,但是離開之后,他關于通信方面的知識就被系統刪得一干二凈。
  龐學林坐在椅子上埋頭沉思。
  “火星探路者號登陸艙有兩套通信系統,低增益那套與旅居者號聯系,高增益那套可以聯系地球。登陸艙號想要識別出登陸艙號信號,那么旅居者號發出的信號中,肯定會有一段特殊的字節序列,如果字節序列不匹配,登陸艙就會無視。這就說明,旅居者號通信系統的源代碼中,肯定是有一段程序是用來編碼相應的字節序列的。假如我黑入棲息艙的二級通信系統,在系統檢查合法性之前,搶先將解析后的字節序列寫進日志,將其偽裝成旅居者號無人車,不就可以騙過登陸艙了嗎?!而且這種字節序列不會太長,最多也就十幾二十行,完全可以通過現在的通信體系傳遞過來,對,就是這樣!“
  龐學林眼睛一亮,打了個響指道:“沃特尼,我有辦法了!”
  “這么快?”
  沃特尼微微一愣,這才半小時不到吧,困擾JPL的難題就被龐學林給解決了?
  龐學林很快在硬紙板上寫下了自己的解決方案,將其傳回地球。
  “親愛卡普博士和田牧博士,我需要你們提供旅居者號無人車的通信序列號編碼以及棲息艙主系統的控制權限,我相信你們肯定備份了一套應急情況下如何黑入棲息艙主系統預案,到時候我只要在系統檢查合法性前將通信序列編號寫入棲息艙通信系統的日志,就可以完美解決問題!”
  JPL火星探路者號指控中心。
  文卡特和田牧看著大屏幕上龐學林傳回的信息,文卡特將目光轉向身旁的杰克·特里夫,問道:“特里夫,這個辦法可行嗎?”
  特里夫的眼睛閃閃發光,拍了下腦袋道:“我怎么就沒想到呢!龐的方案很棒,旅居者號無人車通信序列編碼大概只有二十條指令,我們只要將這二十條指令發給龐,再告訴龐如何黑入棲息艙控制系統就可以了!“
  文卡特和田牧對視了一眼,均從對方眼中看到了肯定的目光。
  文卡特拍了拍手道:“那好,就這么干!伙計們,開工了!”
  通信序列編碼雖然只有二十行,但發送過來也花了很長的時間,此外,文卡特他們還將如何黑入棲息艙通信系統的辦法也同步發送給了龐學林和沃特尼。
  “在棲息艙控制系統中運行hexedit,打開位于這個目錄下的文件/usr/lib/habcomm.so,往下拖,直到屏幕左側的編號為2AAE5,將此處的字節換成JPL發送過來的141個字節序列!”
  這些信息看起來并不長,但龐學林和沃特尼整整花了兩個EVA時間。
  一直到火星時間晚上十點半,天空中繁星點點,兩人才結束漫長的工作。
  將所有十六進制信息翻譯過來后,龐學林便打開棲息艙的控制系統,按照JPL給出的方法黑入系統,然后將序列號寫入棲息艙通信系統的日志內。
  所有工作搞定,沃特尼又執行了一趟EVA任務,將旅居者號火星車搬入棲息艙,然后將其徹底關閉。
  接著,龐學林打開棲息艙通信系統。
  電腦屏幕上開始出現一行行信息。
  系統正在初始化……
  初始化完成……
  偵測無線電信號……
  偵測無線電信號……
  偵測無線電信號……
  信號獲得……
  信號已連接!
  ……
  JPL指控中心。
  “棲息艙通信系統上線了!”
  “上帝啊,我們終于可以輕松和他們打字說話了!”
  “每次看他們傳回一大堆信息,我們卻要一個字節一個字節地輸入,就郁悶的要死!”
  指控中心再次響起熱烈的掌聲,所有人都歡呼著相互擁抱!
  文卡特和田牧緊緊地握了握手,相互拍了拍肩膀。
  “好了,伙計們,做了這么多天的啞巴,輪到我們開工了!”
  很快,文卡特搶到一臺電腦前,輸入道:“龐,沃特尼,你們好,我是文卡特·卡普,NASA阿瑞斯項目主管。從第39火星日我們就注意到你們,現在你們是全球媒體的焦點,你們干得漂亮,不管是找回探路者號還是在火星上種植土豆,總之,我們以你們為榮。阿瑞斯計劃指揮部正在想辦法營救你們,我們的專家計劃改裝阿瑞斯4號的MDV,使其具備一定的近地飛行能力,這樣的話,等到阿瑞斯4著陸的時候,他們將首先在阿西達利亞平原著陸,然后帶上你們飛往斯基亞帕雷利撞擊坑。我們還在整合各方資源執行一個補給任務,好讓你們能撐到阿瑞斯4的到來。”
  看著屏幕上出現的信息,沃特尼眼圈竟然微微發紅。
  龐學林微笑著起身,說道:“沃特尼,你來吧!”
  沃特尼微微一愣,這次能夠恢復通信,龐學林居功至偉,他沒想到,龐學林居然將首次與JPL交流的機會交給了自己。
  “嗯!”
  沃特尼點了點頭,在座椅上坐下,輸入道:“卡普博士,你好,我是沃特尼!很高興能聽到這些消息,說實話,如果不是龐,恐怕沙塵暴那天我真的就死了,我的小腹被刺入了一根天線,是龐救了我。我們現在狀態不錯,土豆已經出芽,但距離收獲還有兩個多月。我和龐的這次意外和隊友們關系不大,他們的行動時正確的,我和龐都不怪他們,希望他們不要有什么心理負擔,告訴他們我以他們為榮。另外我的妻子和孩子都還好嗎?我父母怎么樣?“
  文卡特:“你父母很好,你的妻子和孩子知道你還活著的消息后,高興壞了,在適當的時候,我們會讓他們過來和你交流。你們的食物儲備怎么樣,種植的土豆夠吃嗎?”
  沃特尼:“謝謝,告訴他們我也很想他們。種植的土豆長勢很好,能維持我和龐大概1000個火星日的生存所需,我們暫時不會被植物短缺問題所困擾。接下來我會將時間交給龐,有什么問題你們可以向龐詢問。”
  很快,JPL又傳來了新的消息。
  田牧:“學林,是我,田牧,你現在怎么樣?”
  龐學林:“老田,我很好,和沃特尼搭檔很不錯,他是一個出色的植物學家,沒有他我們可能就要餓死了。”
  田牧:“你這次干得太漂亮了,我們能恢復通信,你居功至偉,接下來我們會嘗試恢復視頻與圖像傳輸,我們的植物學家會幫助你們管理好你們的農田,營養學家將會制定你們每天的最佳食物攝入量,補給飛船我們將會與今年下半年發射,大概在九個月之后,預計將會在兩年后抵達阿西達利亞平原。你們的食物儲備讓我們多了不少冗余時間。另外,如果方便的話拍一張你和沃特尼的合照,還有,記得拍攝一張種植艙的照片,媒體快把我們的卡普博士逼瘋了!”
  龐學林和沃特尼相視一笑,龐學林輸入道:“好,我盡快把照片發給你們!那就先這樣,今天累死我們了,我們準備先吃法,接下來休息!代我向大家問好!“
  “好,你和沃特尼好好休息,祝安!”
  龐學林選擇了下線。
  沃特尼微微一愣,疑惑道:“龐,你怎么不問候一下家人?“
  龐學林笑了笑道:“我是孤兒出身,從小在孤兒院張大,唯一的親人老院長已經去世了……”
  “抱歉,龐!”
  沃特尼有些不好意思。
  龐學林滿不在乎道:“沒事,我已經習慣了!”
  不管是在三體世界還是在火星救援世界,系統都給龐學林安排了孤兒的身份,龐學林也樂得輕松,否則如果真在這個世界出現一大堆不認識的親朋好友,龐學林反而要頭疼了。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