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學霸的科幻世界 > 第六十六章 生日

第六十六章 生日


  五年的時光轉瞬即逝。
  這五年時間里,地球已經完成了四次繞太陽公轉飛行,其公轉橢圓軌道的離心率正在逐年上升,地球公轉軌道的遠日點已經接近火星軌道。
  由于地球龐大的質量,行星發動機的推力依舊相當有限,沒辦法直接將地球推離太陽系。
  因此,在離開太陽系之前,地球還要繞太陽公轉十二圈。
  在行星發動機的推動下,地球公轉軌道的離心率逐年增大。
  最終,地球的遠日點將接近木星軌道,然后借助木星的引力彈弓效應,做最后一次加速,直至速度超過第三宇宙速度(這里的第三宇宙速度指地球本身繞太陽公轉速度再加上第三宇宙速度),從而脫離太陽的引力束縛。
  這一段旅程被稱作變軌加速段,也是地球能否脫離太陽氦閃籠罩范圍的關鍵節點。
  地球變軌加速年復一年地進行著,每當地球逐步靠近近日點的時候,人類的心就會緊縮起來,地下城謠言四起,說太陽氦閃爆發即將來臨。
  直到地球再次向遠日點跌去,人類的心才會漸漸放松下來。
  這就像是宇宙尺度的俄羅斯盤賭,升上遠日點就像是左輪手槍在轉動轉輪,進入近日點就像是在扣動扳機。
  但實質上,兩者沒有任何區別,反而在遠日點太陽氦閃爆發的時候,地下城溫度不會瞬間升高,而是慢慢加溫,那種感覺還不如在近日點被瞬間汽化。
  龐學林倒沒什么特別的感覺,反正不管是小說和電影中,地球最終結局都是成功逃離,只是過程有些艱難了些。
  這五年,他已經從一名年輕的天才學者成長為中科院院士,同時兼任江城大學副校長,在江城一號地下城算得上排名前幾位的大人物,甚至還被推選為中國區科學委員會委員。
  在流浪地球世界,政府、軍方、科學委員會三足鼎立,政府和軍方的任何決策,都要經過科學委員會的審核。
  因此,在這個世界,龐學林無論是個人地位還是個人權勢,都遠遠比他在現實世界要高得多。
  但對他而言并沒有什么意義,他不是一個貪戀權位的人。
  他的大部分時間,依舊是在實驗室、教室、家這三個地方輪轉。
  姚冰夏已經高中畢業,出乎龐學林的意料,這丫頭在高考的時候受他影響,竟然選擇了江城大學材料學專業。
  不過這也可以理解,自從太陽危機爆發以來,文化藝術等領域已經被壓縮到了極致,就連宗教,也一夜之間消失地一干二凈,科學技術被拔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于是在學校的時候,他屁股后面經常會多出一個跟屁蟲,學校里大部分師生都知道兩人之間的關系,有時候碰到已經擔任江大校長的杜嘉祥,對方就會開玩笑問龐學林,什么時候能喝到兩人的喜酒。
  這個時候,龐學林只能尷尬地顧左右而言他,反倒是姚冰夏會甜甜地回復說,等她畢業后就可以了。
  最讓人出乎意料的是杜嘉祥的學生高天意,這家伙畢業后并沒有選擇學術圈,反而進入了政界,如今已經是江城一號地下城管理委員會的幾個主要負責人之一。
  這天下午,龐學林下班回家,打開房門,卻發現屋子里漆黑一片。
  龐學林微微一愣,剛才進門的時候樓道的燈還亮著,他還以為家里的電跳閘了,剛準備去電閘室看看,身后突然傳來一陣香風,緊接著,一個溫熱的軀體靠在了他的背上,用手捂住了他的雙眼。
  “小林哥哥,猜猜今天是什么日子,猜中了有驚喜喲!”
  姚冰夏在他耳邊吐氣如蘭道。
  龐學林干咳了一聲,勉強壓住心中的異樣,說道:“小夏,別鬧,今天是3月12日植樹節,既不是你的生日,也不是什么特殊節日……”
  “哼,果然,你又把自己的生日給忘了!”
  啪地一聲——
  房間里的燈亮了起來,緊接著,各種彩帶從空中飄落下來,姚冰夏松開雙手,走到龐學林正前方,甜甜笑道:“小林哥哥,生日快樂!”
  五年的時光,原本青澀的小女孩已經徹底變了模樣,朱唇皓齒,青黛云絲,眼眸皎若秋月,即使和姚冰夏相處了這么久,龐學林有時候仍然會被她的美貌所震懾。
  在江大,姚冰夏是當之無愧的校花,只是因為龐學林的關系,沒人敢輕易去采摘這朵嬌花。
  “哥,你跟我來。”
  姚冰夏拉著龐學林進入客廳,看著茶幾上的蛋糕,龐學林不由得吃了一驚。
  “這蛋糕你從哪弄到的?”
  這個時代,牛奶可是奢侈品,奶油更不必說,蛋糕這類食物更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龐學林也就在一些重大活動的晚宴現場見過。
  姚冰夏笑嘻嘻道:“我自己做的呀,我們不是每個月有五升的鮮奶配額嗎?你又不喝,我就攢了三個月的牛奶,然后去找食品工程實驗室的老師,用他們實驗室里的離心機做出了奶油,雞蛋我委托高大哥幫我弄到的,一共八個,水果市場上可以買到,不過草莓、奇異果這類比較難買,據說是農業區的人私下里偷偷種的,目前只有黑市上有賣,花了我整整五百信用點才弄到的!”
  “你這丫頭……”
  龐學林又是感動又是心酸,說道:“小夏,如果真想吃蛋糕,跟我說一聲,我還是有辦法弄到的,你用得著費那么大心血嗎?”
  姚冰夏笑嘻嘻道:“往年你給我過生日,哪次不是求爺爺告奶奶,賣了無數面子才弄到蛋糕的,你自己過生日的時候,就是隨意下一碗面對付過去,今年我就想我要親手給你做一個蛋糕,做蛋糕的教程我還是從網上找的呢,是黃金時代的資料,不知多少年以前了,沒想到一次就成功了!”
  龐學林伸手摸了摸姚冰夏的腦袋,姚冰夏眼睛微微瞇起,臉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這是龐學林向她表示親昵的小動作,從進入地下城共同生活的那一天就開始了,兩人早就有了默契。
  “哥,好了,我們先吹蠟燭許愿!”
  蛋糕原材料有限,姚冰夏做得并不大,放不下二十根蠟燭,于是姚冰夏便點了一支,代表龐學林又年長了一歲。
  呼——
  在姚冰夏清亮的生日歌中,龐學林一口將蠟燭吹滅。
  “哥,快許愿快許愿!”
  龐學林道:“我們一起許愿好不好?”
  “好!”
  龐學林閉上眼,心中默語了一會兒,然后睜開眼,便看到姚冰夏正巧笑嫣然地看著自己。
  “哥,你許了什么愿?”
  龐學林微笑道:“我希望我們家小夏能一輩子開開心心,早日找一個如意郎君,這樣我也就放心了。”
  “哼,我才不要呢,我要一輩子和小林哥在一起,再說了,我想要的如意郎君,某人又不是不知道。”
  姚冰夏撇了撇嘴道。
  “呃……”
  客廳里的氣氛,迷之尷尬。
  龐學林有些頭疼,這丫頭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從十八歲開始,便對自己表現出了一種超越正常兄妹之情的特殊情感。
  龐學林不是不知道姚冰夏的意思,可他不可能在這個世界永遠待下去,兩人遲早是要分開的,他只好裝作懵懂不知。
  結果這丫頭,現在變得越來越過分了。
  “來,吃蛋糕吃蛋糕!”
  龐學林連忙動手將蛋糕切塊。
  “哼,膽小鬼!”
  姚冰夏接過龐學林遞過來的蛋糕,然后惡狠狠地咬了一大口,仿佛在發泄心中的某種怨氣。
  龐學林無可奈何,只能裝作懵懂不知。
  過了一會兒,姚冰夏似乎氣消得差不多了,又笑瞇瞇道:“對了,哥,有件事我沒和你商量,就自己私下做了決定,我跟你說了,你應該不會生氣吧!”
  龐學林微微一愣道:“什么事?”
  姚冰夏道:“聯合政府不是要恢復中斷了四十多年的奧運會嗎?我報名參加了電動冰撬拉力賽,從上海出發,目的地為紐約!”
  龐學林一邊吃著蛋糕一邊說道:“挺好的呀,這個活動可以,我支持你參加。”
  姚冰夏笑嘻嘻道:“可我報的是混雙項目,我找不到合適的隊友,就把你的名字加上去了!”
  “什么?!”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