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學霸的科幻世界 > 第九十八章 見家長

第九十八章 見家長


  負責接送龐學林的汽車在距離四季酒店不遠的另一家五星級酒店停下。
  龐學林帶著齊昕進入酒店樓下的一家咖啡館,很快就在咖啡館靠窗的一處卡座附近,看到了許久不見的老爸老媽。
  龐學林的父親龐永年五十來歲的年紀,一副成熟中年成功男人的形象,母親梅雨晴看起來也就四十歲出頭,除了眼角的魚尾紋,保養良好。
  “爸,媽!”
  龐學林上前道。
  “臭小子,來巴黎領獎也不和我們說一聲,害得我們連夜從德國趕來!”
  龐永年有些感慨地看著自家兒子,滿滿都是自豪。
  這段時間,媒體上關于龐學林以及這次頒獎典禮的報道又多了起來。
  克雷研究所的千禧年七大難題獎項雖然不算一個正兒八經的數學獎,但意義特殊,因為這個獎項涉及到的每一個問題,都是困擾數學界多年的重大難題。
  甚至可以說,只要年齡沒有超限(菲爾茲獎只針對四十歲以下的青年數學家),有資格獲得這個獎的人,必然有資格獲得菲爾茲獎。
  再加上佩雷爾曼有過一次拒獎經歷,這次頒獎典禮,算是有史以來第一次正兒八經頒獎。
  因此,自從克雷研究所宣布舉辦BSD猜想證明的頒獎典禮后,這次頒獎典禮就成了全球媒體炒作的焦點。
  龐永年和梅雨晴也是從媒體上看到相關消息之后,才知道自己兒子要來巴黎領獎了。
  兩人連忙連夜從德國趕來,到了巴黎安頓下來后,才給龐學林打電話。
  龐學林笑道:“這不是怕打擾到你們的二人世界嗎?結婚二十五周年,好不容易有空出來旅游一趟,我總不能打亂你們的旅行計劃吧!”
  “臭小子,我和你爸每年可以出去旅游的時間多去了,像這樣的頒獎典禮,一輩子又能有多少次。”
  母親梅雨晴笑著說道,目光卻忍不住朝龐學林身旁的齊昕身上飄去。
  “小林,不給我們介紹一下這位姑娘嗎?”
  “噢,爸,媽,這位是我同事齊昕,學校給我安排的法語翻譯,也是我的好朋友!”
  龐學林連忙介紹道。
  “叔叔,阿姨,你們好!”
  齊昕俏臉泛起一絲紅暈,感覺手心都在出汗,梅雨晴目光中隱含的意思讓她有些羞澀。
  “小齊,來,快坐快坐,想喝什么吃什么盡管點!”
  梅雨晴看起來很高興,這姑娘真人比照片上還要漂亮。
  她熱情地遞上菜單,然后又拉著齊昕聊起了天,言語間開始有意無意地打探齊昕的家世以及與龐學林的關系進展。
  龐學林則和父親聊起了頒獎典禮相關的一些事,并且保證,回去之后盡快給父母弄兩張第二天頒獎典禮的邀請函。
  一下午的時間不知不覺過去。
  晚上的時候,四人又一起吃了個飯,龐學林這才告別父母,和齊昕一同返回酒店。
  ……
  酒店門口,看著龐學林和齊昕上了車,龐永年問一旁的梅雨晴道:“雨晴,你覺得這姑娘怎么樣?”
  梅雨晴道:“相貌好,談吐也好,又是研究生畢業,和兒子一樣都是江大老師,如果這孩子真能和小林走到一起,我是很滿意的。就是不知道小林怎么想的,網上都傳過好多次兩人一起出去吃飯的照片,而且看得出來,小齊這孩子,恐怕一顆心早就掛在咱們兒子身上了,可小林依舊一副懵懂不知的樣子,我有些擔心……”
  龐永年笑道:“兒子都不急,你急什么,我看他們倆現在這種狀態挺好的,有點夫唱婦隨的意思,等時間長了,感情加深,自然而然就會走到一起的!”
  “希望如此吧!”
  ……
  “學姐,今天麻煩你了!”
  車內,龐學林看著齊昕道。
  小時候父母忙于生意,龐學林與爺爺奶奶一起生活,父母在身邊的時候不多,因此他和父母的感情反而沒有與爺爺奶奶來得深厚。
  等他長大了,父母再想找回那種與兒子之間的親近感,卻已經來不及了。
  如果換成往日,龐學林最多就是去酒店與父母聊會兒天,等到沒什么話題可聊的時候,他就會告辭離去。
  今天有了齊昕的存在,仿佛在龐學林與父母之間加了一層潤滑劑,氣氛反而自然了許多,他能感覺得出來,今天父親和母親都很開心。
  “不麻煩,陪叔叔阿姨聊聊天也挺好的!”
  齊昕微笑道。
  龐學林笑道:“有你在不一樣,看得出來,他們很喜歡你!”
  “那你……”
  齊昕剛想說那你喜不喜歡我?
  可話剛說到一半,她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她隱隱能感覺到,如果真問出這句話,得到的結果可能并不是自己想要的。
  而今后自己和龐學林之間的關系,恐怕也會因為這句話,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現在這樣也挺好。”
  齊昕心中暗道。
  “我怎么了?”
  龐學林有些疑惑地看了齊昕一眼。
  齊昕道:“沒什么,我只是覺得叔叔阿姨有時候很想表達對你的關心,但總覺得有點奇怪。”
  龐學林道:“你也感覺出來了嗎?從我有記憶的時間開始,我和他們在一起的時間加起來,總共不超過一年,大部分時間我都是和爺爺奶奶生活在一起。后來他們掙錢了,就想拼命給我買好東西彌補我,可惜這些并不是我想要的……”
  齊昕道:“聽你這么一說,怎么感覺你小時候好可憐的樣子。”
  龐學林笑道:“其實也還好,從小我爺爺就把我往數學專業方向培養,就算他們有時間陪我,我恐怕大部分時間都在做題中度過,不過我很感謝我爺爺,數學對我而言,更多的還是興趣,而并非職業。”
  齊昕笑了起來,說道:“你這話說的,怎么讓我有點想打你的沖動。不過你能把自己的興趣變成一門職業,真的很幸運。我爸爸是搞體育的,小時候便讓我練跑步,我媽媽是音樂老師,從小就讓我練鋼琴……可是,體育和音樂這兩條路,我一條也沒走出來,反而學習成績不錯,然后考上了江大……”
  “哈哈,難怪你的鋼琴彈得這么好呢,對了,你昨晚彈得鋼琴曲叫什么?”
  “夢中的婚禮!”
  ……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