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學霸的科幻世界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愛德華·威滕

第一百七十三章 愛德華·威滕

龐學林在首都待了十來天,辦理赴美簽證手續。
  
  1993年3月15日。
  
  首都國際機場。
  
  龐學林在中國數學會會長謝勇新、外交部新聞司副司長耿歡等人的陪同下,登上了前往大洋彼岸的飛機。
  
  阿青自然一同隨行。
  
  龐學林一行人是3月15日下午三點半上的飛機,一直到美國東部時間下午17點,才抵達紐約附近的紐瓦克國際機場,也就是后世的紐瓦克自由國際機場。
  
  2001年911事件中,在賓夕法尼亞州墜毀的聯合航空93號班機即由該機場出發,隨后為紀念該事件,該機場遂改名為紐瓦克自由國際機場。
  
  辦理完入境手續,龐學林一行人剛從國際旅客通道中出來,迎面而來的,便是近百名扛著長槍短炮的記者以及閃成一片的閃光燈。
  
  這段時間,費馬猜想、龐學林、20歲、高中畢業、小學教師,這幾個關鍵詞幾乎在西方媒體上刷了屏,同樣也引發了西方民眾的巨大興趣。
  
  20歲來自中國的神秘天才少年,解決了困擾人類三百年的數學難題。
  
  無論從哪個角度,無論對哪個國家的人而言,這一新聞都極具話題性。
  
  媒體上吵吵鬧鬧了半個多月,在得知龐學林登機前往美國舉行報告會后,幾乎所有世界頂級媒體都派出團隊前去采訪。
  
  龐學林自然成了所有人關注的焦點。
  
  “是學林·龐,他們出來了……”
  
  從國際旅客出口出來的第一時間,龐學林就被記者們認了出來。
  
  很快,數十位記者便將眾人團團圍住,手里的話筒都快戳到龐學林的臉上了。
  
  “龐,有傳言說那篇論文是有人代筆所寫,你只是中國政府推出的傀儡,請問是這樣的嗎?”
  
  “龐,紐約大學數學系教授羅賓斯·庫克聲稱你關于費馬猜想的證明存在重大缺陷,請問你如何看待他這一觀點。”
  
  “龐,請問你只是一名普通高中畢業生,是怎么掌握那些艱深的數學知識的?”
  
  ……
  
  幸好大使館接機的人員就在附近,而且已經聯系上了機場的保安,耿歡上前和對方交流了一下,一行人便在保安們的保護下,一言不發地往機場的停車區走去。
  
  記者們絲毫沒有放過龐學林的意思,一邊追著眾人拍照,一邊還不停地提問。
  
  阿青怯生生地跟在龐學林身邊。
  
  從嶺子頂村出來的這半個多月,龐學林正在一步步刷新著阿青的世界觀。
  
  特別是登上前往美國的飛機后,那些金發碧眼的老外,更是讓阿青心生怯意。
  
  龐學林將阿青拉到自己的另一側,躲避記者們的鏡頭。
  
  也許是走得太快,也許是不小心被人推了一下,剛走出去二三十米,阿青便啊的一聲摔倒在地。
  
  “阿青,沒事吧!”
  
  龐學林嚇了一跳,連忙止住腳步將阿青扶了起來。
  
  “龐老師,我沒事!”
  
  借著這一停頓的機會,眾人又被記者們圍住了。
  
  “龐老師,沒事吧,要不我背著阿青走?”
  
  耿歡走到龐學林身邊,低聲道。
  
  在來美國之前,耿歡就已經向龐學林大概描述了西方媒體的態度,也做好了應對策略。
  
  即,在正式舉辦報告會前,不接受任何采訪。
  
  但現在,龐學林發現,繼續保持沉默,恐怕連機場都走不出去。
  
  “耿司,你照顧一下阿青,我出來說兩句。”
  
  說著,龐學林直接站起身,用英語大聲道:“安靜,請大家保持安靜!大家聽我說兩句。”
  
  很快,喧鬧的現場,瞬間安靜了下來,所有記者均將話筒對準了龐學林。
  
  龐學林道:“這里是公共區域,為了不干擾機場的正常運行,我只能做一個簡短的回應。”
  
  “第一,在報告會結束之前,我不會接受任何媒體的采訪。”
  
  “第二,大家針對我個人的所有質疑,我相信在費馬猜想報告會后,大家會得到一個明確的答案!”
  
  “第三,報告會結束之后,我會接受三家媒體的正式采訪,大家可以向中國駐美大使館提交采訪申請,我會酌情從中篩選出合適的發聲平臺。如果大家繼續在這里堵著,那么不好意思,我不會接受現場堵路的任何一家媒體的采訪!”
  
  也許是龐學林氣勢太盛,也許是龐學林的威脅起了作用。
  
  總之說了這番話后,現場記者們安靜了一會兒,竟然默默地讓出了一條通道,供龐學林一行人通過。
  
  當天晚上,龐學林參加了由中國駐紐約總領館舉辦的歡迎晚宴。
  
  在總領館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龐學林便搭乘大使館安排的車隊前往普林斯頓。
  
  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已經為龐學林安排好了下榻的五星級酒店,就在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附近。
  
  車隊抵達的時候,德利涅已經和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的諸多大佬等候多時了。
  
  龐學林從車上下來,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迎接人群最前方年輕了許多的皮埃爾·德利涅。
  
  “德利涅教授,您好,我是龐學林!”
  
  龐學林上前,用流利的英語和德利涅握手道。
  
  “龐,歡迎來到普林斯頓!”
  
  德利涅有些訝異于龐學林的英語水平,不過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微笑道:“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同事安德魯·懷爾斯!”
  
  “懷爾斯教授,您好!”
  
  龐學林面色古怪地和安德魯·懷爾斯握了握手。
  
  歷史上真正將費馬猜想變成費馬大定理的,正是這位大佬。
  
  不過龐學林對于搶了這位大佬的成就,倒并沒有多少不好意思,畢竟相比于龐氏幾何的證明方法,安德魯·懷爾斯的證明費馬猜想的方法太過繁雜,若論在數學上的意義,與龐氏幾何更是遠遠無法相提并論。
  
  “龐,你好!”
  
  安德魯·懷爾斯神色復雜地看著龐學林,和龐學林握了握手道。
  
  德利涅繼續道:“這位是愛德華·威滕教授!”
  
  “威滕教授,您好!”
  
  龐學林看著眼前這個長方臉,下巴稍稍凸起的中年男子,不由得微微有些吃驚。
  
  這位大佬在后世物理學界可是足以封神的人物,幾乎被公認為理論物理學家中的第一人,當代物理學家中H指數最高的一位。
  
  他在物理學上的成就自然不必說,在數學界,他也有極深的影響力。
  
  他是唯一一位獲得菲爾茲獎的物理學家,就足以說明他的分量。
  
  在純數學領域,他使用瓊斯多項式來解釋陳-西門斯理論”,這項研究對于低維拓撲結構有深遠影響,并推導出量子不變量。
  
  雖然在這年代,對整個理論物理學產生深遠影響的M理論還沒有被威滕提出來,但并不影響這位大佬在學術界的地位。
  
  “龐,歡迎來到普林斯頓,我都有些迫不及待想要聽你的報告會了!”
  
  愛德華·威滕笑著說道。
  
  ()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