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學霸的科幻世界 > 第二百零六章 智商平凡龐學林

第二百零六章 智商平凡龐學林

    龐學林有些吃驚地看著丘成桐道:“丘教授,這不合慣例吧?”
  
      這兩項大獎都頒給自己的話,那這次世界華人數學家大會,可就成了自己的獨角戲了。
  
      丘成桐微微一笑,說道:“慣例是什么,慣例就是用來打破的。更何況,你的龐氏幾何在對偏微分方程求解的應用,競爭菲爾茲獎都夠格了,更不用說ICCM的應用數學金獎了,把這個獎項頒給你,完全站得住腳!”
  
      龐學林不由得哭笑不得,不過既然組委會已經做出決定,那么推辭也沒有任何意義。
  
      他和丘成桐再次起身,來到演講臺前。
  
      丘成桐道:“這次組委會之所以決定將ICCM應用數學金獎頒給龐教授,主要為了表彰他在偏微分方程領域的工作。龐氏幾何開創了普遍意義上求解偏微分方程的方法,這無論是在數學界,還是在工程界、自然科學界都有著極為重要的意義。”
  
      丘成桐的話音落下,臺下的喧鬧聲漸漸安靜了下來。
  
      經過他這么一解釋,與會眾人頓時回味過來。
  
      之前他們只是一時間沒想到雙獎都會頒發給同一個人,可是仔細想想的話,以龐學林的成就,再拿一個應用數學金獎一點問題都沒有。
  
      再次從丘成桐手中接過獎章和證書,龐學林來到演講臺前,苦笑道:“說實話,我有點意外。”
  
      “之前準備好的演講稿已經被我用過一次了,所以這次只能簡單說一下,再次感謝ICCM組委會以及丘院士對鄙人的厚愛,我記得ICCM數學獎拿一次,應該就不能拿第二次了,我爭取再做幾項杰出的成果,去禍害其他獎項去……”
  
      龐學林話音落下,現場頓時響起一陣爆笑聲。
  
      接下來的頒獎典禮就有些波瀾不驚了。
  
      ICCM銀獎獲得者有五位,都是近年來在數學各個領域做出過杰出貢獻的華人數學家。
  
      此外,丘成桐和另一位來自寶島的老教授獲得了陳省身獎,這一獎項有終身成就獎的意思。
  
      美國范德堡大學教授Vaughan F.R. Jones則獲得ICCM國際合作獎。
  
      頒獎典禮結束,獲獎人員又舉辦了一場媒體見面會。
  
      午飯照例還是在下榻酒店的自助餐廳解決,吃完飯后,龐學林回房間小睡了一會兒,下午兩點,他就被齊昕叫醒,去參加ICCM論壇。
  
      論壇上,基本上就是大佬們在臺上相互表達對目前國際數學界一些前沿研究的看法和意見,以及未來數學各大分支發展方向等等。
  
      龐學林作為大佬之一,也說了不少內容。
  
      第二天上午,則是本次世界華人數學家大會的重頭戲,杰出報告時間,龐學林作為本次ICCM受邀的唯一杰出報告人,在清華大禮堂做了一場關于龐氏幾何的報告。
  
      報告會從上午八點半一直持續到中午12:50,整個大禮堂被擠得滿滿當當。
  
      除了受邀參加ICCM大會的那些學者外,不少清華北大的學生也趕過來湊熱鬧。
  
      龐學林在京城待了一周時間,這一周,他一共做了三場報告會,又參加了好幾個小圈子內的討論會。
  
      一直到三月初,這場盛會才算落下帷幕。
  
      讓龐學林意外的是,自己獲得ICCM雙金獎的消息并沒有在媒體以及互聯網上掀起太大的波瀾。
  
      幾乎所有人都認為龐學林的得獎理所當然。
  
      反倒是他發表獲獎感言,說自己的智商不超過120,只是一個平平凡凡的正常人時,遭到了網友們的群嘲。
  
      繼不知妻美劉強冬,悔創阿里杰克馬,一無所有王健琳之后,網上又多了一個智商平凡龐學林。
  
      遺憾的是,這一周,姚冰夏因為排練,一直處于忙碌狀態,再加上龐學林也要參加各種會議,兩人根本沒有什么見面的時間。
  
      只能通過每晚煲電話粥一解相思之苦。
  
      不過姚冰夏也說了,等過了這陣子,五一的時候,她就可以去江城看望龐學林,到時候兩人可以好好在一起膩乎一陣子了。
  
      2020年3月3日,龐學林和齊昕登上了返回江城的航班。
  
      結果剛回到學校,劉庭波就匆匆忙忙地找到了龐學林。
  
      “什么?佩雷爾曼來了?”
  
      龐學林吃了一驚。
  
      自從去年那場報告會結束,佩雷爾曼沒有留下來參加龐氏幾何研討會,龐學林以為他又回去過他的宅男生活了。
  
      沒想到這家伙就這么一聲不吭地跑來江城了。
  
      劉庭波苦笑道:“誰說不是呢,這消息還是望月新一告訴我的,我才去機場接的人。目前我給他安排在了望月新一那里,不過接下來他的工作安排,你有什么想法沒?”
  
      龐學林沉吟了片刻,說道:“佩雷爾曼不適合帶學生,給他在數學科學中心安排一個研究員的職務吧,每個月定期發工資就行,至于具體級別的話,按教授和博導的最高等級來。”
  
      佩雷爾曼到現在都還沒有結婚,可謂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按照江大教授的工資收入來看,足以讓佩雷爾曼在中國過上非常不錯的生活。
  
      “行,那我盡快給他安排。”
  
      劉庭波點了點頭。
  
      他心里當然高興得很,佩雷爾曼可是俄羅斯的國寶級數學家,在世界范圍內都享有盛譽。
  
      這樣一位頂尖學者主動跑來江大數學系任職,劉庭波做夢都能笑醒。
  
      目前的江大數學系,龐學林自然是頭面人物,佩雷爾曼和望月新一在國際數學界也是鼎鼎有名的人物,再往下,還有不少被龐氏幾何研討班吸引過來的一流學者。
  
      可以說現在的江大數學系,從底蘊上和中高端學者的人數上來說可能還比不上北大,但是在頂級數學家層面,足以傲視全國任何一所高校。
  
      第二天,龐學林在研討班上,就見到了佩雷爾曼。
  
      對方照例一副沉默寡言的性子,即使在研討班上,他的話也不多。
  
      不過從他臉上的表情來看,能夠參加龐氏幾何研討班,他還是非常開心的。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