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學霸的科幻世界 > 第二百一十八章 任務完成

第二百一十八章 任務完成

    凌晨五點,龐學林就醒了。
  
      船上的柴油發動機發出輕微的轟鳴聲,外面的海況條件還不錯,晚上睡覺的時候,并沒有感受到多少顛簸。
  
      那位白人姑娘昨晚就被龐學林趕過去陪小沃納了,對于這些人,龐學林并不感興趣。
  
      從小臥室里出來,正在駕駛座上打盹的黑人保鏢一下子驚醒過來,一只手伸進懷里,警惕地看著龐學林。
  
      “嘿,伙計,不用擔心,我只是睡不著了,想起來看日出。”
  
      那名保鏢聞言,這才將手從懷里抽出來。
  
      龐學林上前道:“我們現在到哪了?”
  
      黑人保鏢指著海圖上的一個白色光點道:“距離目的地大約還有五小時的航程。”
  
      “哦,也就是上午十點能到!”
  
      龐學林點了點頭,指了指樓上的露臺卡座區道:“我出去透透氣,該死的,是我第一次在游艇上過夜,昨晚小沃納他們太吵了,我一直沒睡好。”
  
      “請吧。”
  
      黑人保鏢顯然并不想聊老板的風流韻事,淡淡看了龐學林一眼,朝龐學林做了個請的手勢。
  
      龐學林微微一笑,轉過身上樓走出了船艙。
  
      船的兩舷都分布有欄桿,龐學林從系統空間里取出飛刃材料。
  
      飛刃材料有兩種,一種是片狀材料,另一種就是絲狀材料。
  
      系統當初獎勵龐學林的時候,為了他方便使用,還專門給了他一套飛刃材料的布設工具。
  
      其中一件,便是用飛刃材料制作的手套,防止在布設的時候受傷,另一件工具,則是使得飛刃材料崩緊的一種機械結構。
  
      龐學林首先將片狀飛刃材料在一端的船舷上布設好,然后用工具將另一端固定在另一側的船舷上。
  
      這一操作龐學林重復了三次,一共在上、中、下布設了三段,剛好將船艙與卡座區的艙門口給全部覆蓋住了。
  
      隨后,龐學林退到一旁,看著自己精心布置的陷阱,手心微微有些出汗。
  
      飛刃材料非常纖細堅韌,肉眼根本不可見。
  
      它是如此鋒利,它在切割人體的時候,有那么幾秒鐘,人體是不會有任何感覺的。
  
      因為即使神經在被它切割的時候,也可以在短時間內保持連接狀態。
  
      任何人只要經過它,反應過來時,已經被切割成好幾段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外面的海風有點大,龐學林感覺稍稍有點冷,只是這個時候,他卻不敢靠近艙門半步。
  
      大約過了兩個多小時,船艙里才變得喧鬧起來。
  
      小沃納跟那兩女郎鬧了一陣,這才朝樓上喊道:“龐教授,你在上面干嘛?”
  
      “剛看完日出,你要不要上來看看!”
  
      龐學林努力平復著自己的語氣,一雙眼睛卻死死地盯著艙門口。
  
      “好,稍等一下,我馬上上來!”
  
      沒過一會兒,樓梯傳來咚咚咚的聲音。
  
      小沃納穿著沙灘褲和緊身T恤,外面還套了件外套,出現在了艙門口。
  
      “龐教授,你幾點起的?”
  
      小沃納若無其事地穿過艙門口,身上壓根沒感覺有任何變化。
  
      正當龐學林以為自己布設的飛刃材料是不是出了什么問題時,他敏銳地注意到,沃納腰身位置的衣服,破開一道口子。
  
      與此同時,小沃納臉上的表情突然凝固了。
  
      他的脖頸處,出現了一條紅色的細線,緊接著鮮血迅速滲出,小沃納的整個腦袋一下子掉了下來,頸動脈的鮮血如噴泉一般激射而出,足足噴射了兩三米遠。
  
      緊接著,沃納的整個上半身軀干,也從腰身處掉落下來,才是下半身的膝蓋部位,徹底斷裂。
  
      “沃納,你怎么了沃納,來人,快來人!”
  
      龐學林強忍著惡心和嘔吐感,大聲喊了起來。
  
      瞬間,樓下咚咚咚傳來腳步聲,黑人保鏢一下子從艙內沖了出來,看到滿地的狼藉,他臉色大變,剛準備將手抬起伸入懷中,卻發現,自己抬起來的,只是半個胳膊。
  
      緊接著,黑人臉上的表情同樣凝固了,整個人體一段段斷裂開來,很快便步入了小沃納的后塵。
  
      龐學林強忍著惡心,從黑人保鏢的懷里找出了一把手槍。
  
      還好,手槍并未被飛刃切割,依舊完好。
  
      隨后,龐學林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將飛刃材料收了起來。
  
      接著,他踩著血水與內臟的混合物,一步步進入船艙。
  
      那兩女郎正在廚房區域準備早餐,還各自戴了個耳機扭動著腰身。
  
      難怪沒聽到樓上的動靜。
  
      龐學林抬起手槍,對著她們的腦袋一人開了一槍。
  
      兩人一聲不吭地撲倒在地上。
  
      她們畢竟是小沃納帶上來的,不把她們干掉,龐學林根本不可能安心。
  
      做完這一切,龐學林才感覺整個身體都軟了下來,冷汗早已將全身的衣服浸透。
  
      龐學林來到駕駛臺前,上面剛好放著一包萬寶路。
  
      龐學林抽出一支,拿起打火機,顫顫巍巍點了好半天,才將煙點燃。
  
      深深地吸了口煙。
  
      龐學林幾輩子加起來,還是第一次抽煙,煙草的辛辣味進入喉管,瞬間便嗆得劇烈咳嗽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緩過來。
  
      龐學林從自己睡覺的臥室內,取出一個信號發射器。
  
      二十分鐘后,霍普金斯穿著一身潛水服,爬上了船舷。
  
      看著船艙內倒地的兩個女郎,霍普金斯臉色微變,問道:“龐教授,小沃納呢?”
  
      龐學林默默地抽著煙,指了指樓上。
  
      霍普金斯一步步上了樓,沒過一會兒,霍普金斯連滾帶爬地從樓上下來,趴在舷窗口,對著大海狂吐。
  
      直到十分鐘后,他連膽汁都快吐盡了,他才用驚恐的目光看著龐學林道:“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龐學林抽了口煙,他發現這種情況下,自己竟然隱隱開始享受煙草的辛辣味。
  
      龐學林淡淡笑道:“這個你就不用多問了,還有兩個半小時,就要抵達沃納家族游艇的匯合點了,我們先把這艘船清理一下?”
  
      霍普金斯沉默了片刻,點了點頭。
  
      如果之前,他只是因為龐學林掌控了他的把柄,并且能給他帶來利益,他竭力為龐學林干活的話,那么現在,他對于龐學林,已經打心里感到恐懼了。
  
      特別是看到小沃納和那名黑人保鏢死亡的慘狀,霍普金斯壓根想象不出,到底是什么樣的武器,才能制造出如此慘烈的死亡現場。
  
      龐學林在他心中的神秘程度,不知不覺間又加深了一層。
  
      清理尸體的時候,霍普金斯又吐了一次。
  
      特別是樓上的卡座區,被兩人用水反復清洗,但血腥味依舊濃重。
  
      龐學林和霍普金斯也懶得處理了,兩人返回駕駛艙,默默地駕船朝預定海域駛去。
  
      上午十點,遠方的天際線上,出現了一個白點。
  
      龐學林用望遠鏡觀察了一下游艇的外觀,扭頭對霍普金斯道:“應該就是它了,你去準備一下吧。”
  
      霍普金斯點了點頭,開始使用遙控裝置,指揮一直跟著他們前進的鯊魚群。
  
      相比于小沃納二三十噸的小游艇,沃納家族的這艘,才算得上真正的游艇。
  
      排水量高達兩三千噸,仿佛一座海上度假莊園。
  
      龐學林降低船速,朝對方慢慢駛去。
  
      對方似乎也發現了他們,正在向他們靠攏。
  
      當雙方的距離接近到五百米的時候,龐學林將發動機徹底關停,對霍普金斯道:“可以開始了!”
  
      十幾秒后,一個沉悶的爆炸聲在大游艇的一側響起。
  
      大游艇上面瞬間亂成了一鍋粥。
  
      緊接著,這樣的爆炸接二連三響了起來。
  
      爆炸引燃了游艇內的燃油,這艘游艇雖然豪華,但采用的是輕質鋁合金材料建造,無論是防火性能還是抗沉性能,都弱得要死。
  
      只用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游艇便在噼里啪啦的燃燒中,斷裂成了兩截,緩緩沉入海底。
  
      船上不少人跳海求生,甚至還有些人朝龐學林他們的船游過來。
  
      龐學林掏出手槍,將這些人一一射殺。
  
      隨后,兩人駕船繞了幾圈,確定周圍沒有任何活人之后,霍普金斯再次將“波塞冬”召喚了過來,兩人登上那艘透明小艇,被波塞冬含進嘴里。
  
      至于小沃納的那艘游艇。
  
      剛好還有最后一條生物魚雷沒被使用,正好將其送入海底。
  
      凌晨時分,龐學林和霍普金斯才返回洛杉磯海岸,上了霍普金斯的那輛皮卡車。
  
      兩人駕車回城。
  
      路上,龐學林忽然出聲道:“霍普金斯教授,明天將會有兩千萬美金匯入你的賬戶。”
  
      霍普金斯微微一楞,似乎沒想到,龐學林會如此大方。
  
      龐學林淡淡笑道:“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能放了波塞冬,我不久以后就要回國了,臨走前,我會向加州理工學院捐款一千萬美金,同時向他們的高層推薦你,為你專門建設一個海洋生物學的實驗室。波塞冬終歸屬于大海,你不可能永遠將它束縛住,你是一個優秀的海洋生物學家,我希望你的未來,能重歸學術!”
  
      霍普金斯沉默良久,才點頭道:“好!”
  
      “叮,恭喜宿主,順利完成《鯨歌》世界任務,請問宿主是現在返回還是繼續待在《鯨歌》世界?”
  
      龐學林心道:“繼續待在《鯨歌》世界。”
  
      霍普金斯默默駕車將龐學林送回他居住的小別墅,龐學林下車的時候,霍普金斯忽然道:“龐教授,如果剛才我沒答應你的要求,你會怎么做?”
  
      龐學林微微一笑,說道:“我會殺了你!”
  
      霍普金斯安靜地看著龐學林,過了好一會兒,才出聲道:“謝謝!”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