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學霸的科幻世界 > 第二百三十四章 面壁者大會

第二百三十四章 面壁者大會


  龐學林不會干涉章北海的行動,甚至都不會主動出現在章北海的面前。
  章北海的存在,相當于人類多了一個備份計劃,龐學林不希望這個備份受到任何干擾。
  ……
  時間不知不覺進入了危機紀元2年三月。
  莊顏出院了。
  出院之后,莊顏選擇返校學習,周末的時候,龐學林就會去學校接她,要么陪她聊天解悶,要么帶著她出去寫生畫畫。
  兩人幾乎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友。
  莊母曾經數次用言語試探龐學林對莊顏的態度,畢竟不管是龐學林的地位還是成就,配莊顏都綽綽有余了。
  但龐學林卻并沒有多說什么,只是告訴莊母,自己會好好照顧莊顏,直到她徹底恢復健康。
  龐學林依舊住在西山別墅,行星防御理事會關于面壁計劃推進迅速,《面壁者法案》已經通過了第三屆特別聯大的終審。
  同年四月,特別聯大通過第117號決議,向國際社會宣布逃亡主義非法。
  與此同時,這屆特別聯大,面壁計劃也正式對外公布,這一計劃無論是從其本身的巧妙性還是傳奇色彩而言,都是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
  一經公布,就成了全球媒體以及民眾關注的焦點。
  媒體上每天都會有誰會成為面壁者的各種猜測,甚至還有博彩公司專門開出一個面壁者候選人名單,計算每一名候選人當選面壁者的賠率。
  還真別說,這份名單還挺靠譜的。
  弗里德里克·泰勒、曼努爾·雷迪亞茲、比爾·希恩斯,這些人均榜上有名。
  當然,與之伴隨的,還有對于面壁計劃的各種爭議。
  有人認為,憑借個人的力量,是沒辦法與歷史大勢相抗衡的。
  歷史上那些著名的偉人,只是歷史長河中的游泳運動員,他們創造了世界紀錄,贏得了名譽和喝彩,并且名垂青史,但他們與歷史長河的走向無關。
  也有人認為,歷史上某個人物關鍵時刻做出某項選擇,很可能決定著今后的歷史走向。
  面壁者將承擔歷史賦予的這一重任。
  這段時間,王淼和丁儀依舊會經常過來找龐學林見面,聊一聊最新的研究進展。
  雖然基礎科學研究已經被智子徹底鎖死,但在應用領域,人類依舊有很大的潛力可以挖掘。
  不管是可控核聚變,超級計算機,超高密度儲能電池,還是飛刃材料,各國均投入大量資源加速研發。
  單單王淼的那個中科院納米材料研究中心,本年度的撥款就超過百億,這在以前,是根本難以想象的。
  倒是大史,這段時間似乎在忙什么案子,基本上沒怎么過來找龐學林。
  五月之后,京城的寒意盡去。
  龐學林居住的院子里,群芳吐蕊,姹紫嫣紅,煞是好看。
  這天上午,龐學林正陪著莊顏在院子里畫畫,坎特急匆匆地走了過來:“龐教授,薩伊女士來電,希望您能盡快去一趟紐約,飛機我已經安排好了,預計今天下午起飛。”
  龐學林抬起頭,淡淡道:“面壁計劃,要開始了嗎?”
  坎特神色凝重地點了點頭。
  龐學林笑了笑,幾天前,他得到了幾位大佬的接見。
  雖然大佬們壓根沒和他提到過任何關于面壁計劃的事,但對于這一天的到來,龐學林早就有了心理準備。
  龐學林目光溫和的看了眼坐在自己身旁,正專注畫畫的莊顏,說道:“顏顏,我有點事需要出門一趟,今天下午回學校,就讓小宋送你回去吧。”
  “嗯,好的,龐大哥,你有事先去忙吧,不用管我。”
  莊顏抬頭甜甜笑道,隨即又把注意力轉到了畫紙上。
  陪著莊顏吃完午飯,龐學林便跟隨坎特出門。
  兩人上了一輛專門改裝過的紅旗防彈汽車。
  等汽車駛出別墅區,龐學林才發現,這次出行,車隊及其龐大。
  除了前方負責引導護衛的禮賓車外,還有十余輛負責護衛的車輛,有三輛車和他乘坐的那輛紅旗,包括車牌號在內,都一模一樣。
  一路走來,沿途均實行了交通管制。
  路上到處都是負責維持秩序的軍警和警衛。
  而他們的目的地,并不是龐學林想象中的首都機場,而是一處未知的空軍基地。
  基地外圍,龐學林便看到不少荷槍實彈的士兵正在巡邏警戒,甚至還看到了好幾輛主戰坦克。
  車隊進入基地的時候,天空中傳來一陣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龐學林循聲望去,便看到四架殲20,以兩兩編隊的形勢,呼嘯著升空。
  與此同時基地上空,還有好幾架武裝直升機在巡邏警戒。
  車隊沒有停留,而是直接開到了跑道盡頭,一架龐大的波音747客機,已經等候多時了。
  在坎特的陪同下,龐學林登上飛機。
  只過了不到十分鐘,波音747的發動機便開始啟動,很快便呼嘯著起飛。
  一路無話,飛機飛得很平穩,機內有專門用來休息的臥室,龐學林直接在里面睡了一覺。
  等飛機抵達紐約的時候,正好是美國當地時間下午五點。
  波音747降落的機場同樣是一處戒備森嚴的空軍基地。
  只是護航的戰斗機,不知何時由殲20換成了F22。
  龐學林下了飛機,便看到一位身材高大的白人男子等候多時了。
  “這位是PDC輪值主席伽爾寧先生!”
  坎特在龐學林耳邊低聲道。
  “伽爾寧先生,您好!”
  “龐教授,您好。”伽爾寧和龐學林握了握手,笑著說道,“龐教授,之前一直聽薩伊女士提起過您的大名,但您比我想象的還要年輕,想必您應該清楚,這次邀請您過來所為何事了吧。”
  龐學林笑著點了點頭:“當然。”
  伽爾寧道:“好,那咱們就不多說了,面壁者大會將會在明天召開,今晚我們將您安排在聯合國大廈附近的一家希爾頓酒店內,其余幾位候選人已經到了,就剩下您還有另外一位候選人沒到。”
  龐學林道:“伽爾寧先生,能冒昧地問一下,這次面壁者的候選人一共有幾位嗎?”
  伽爾寧微微一愣,笑道:“本來現在并不適合說的,不過這也不是什么秘密,特別是對您而言,畢竟面壁計劃本來就是您提出來的。包括您在內,我們挑選出的面壁者,一共有五位。”
  龐學林點了點頭,沒再多問。
  五位候選人,比小說原著還要多出一位,這么說,羅輯應該同樣也入選了。
  也不知道中國政府到底付出了什么樣的代價,才說服PDC同意兩位中國人成為面壁者候選人。
  龐學林跟著伽爾寧上了車,抵達酒店后,伽爾寧便選擇了告辭。
  龐學林在坎特的陪同下,吃了一頓簡單的晚餐,便返回房間休息。
  他沒見到剩下幾位面壁者的候選人,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和自己入住同一家酒店。
  第二天一早,龐學林在酒店吃完早餐,便在坎特的陪同下,前往聯合國總部參加面壁者大會。
  “龐教授,您不緊張嗎?”
  林肯防彈車內,坎特坐在龐學林身旁,看著一臉淡漠的龐學林,不自覺的用手整了整自己的領帶。
  “沒什么好緊張的,我早就期待著這一天到來了,畢竟,面壁計劃,本來就是我提出來的,不是么?”
  龐學林淡淡笑道。
  “也是!”
  坎特笑了起來。
  車隊在聯合國大廈廣場上停了下來,龐學林還沒下車,林肯車周圍便被一群身材高大,帶著墨鏡的警衛包圍起來。
  坎特從林肯車的一側下車,隨后,繞到另一側,打開了車門。
  龐學林默然下車,看了一眼四周,目光在廣場上那把槍管被打結了的巨大的左輪手槍雕塑上停留了片刻,這才跟隨坎特,進入聯合國大會堂。
  這是龐學林第一次進入這個曾經在電視上看過無數次的地方。
  正前方那面高高的鑲著聯合國徽章的黃色大壁,作為主席臺的背景,以小于九十度的角度向前傾斜著,像一面隨時都可能傾倒的懸崖絕壁。
  會堂的穹頂建成星空的樣子,但結構與下面的黃色大壁是分離的,絲毫沒有增加后者的恒定感,反而從高處產生一種巨大的壓力,加劇了大壁的不穩定,整個環境給人一種隨時都可能傾覆的壓迫感。
  龐學林的位置被安排在第二排靠近通道的地方,坎特就坐在他身旁。
  現在距離會議正式開始還有一段時間,在自己位置的不遠處,龐學林分別看到了弗里德里克·泰勒、曼努爾·雷迪亞茲以及比爾·希恩斯的身影。
  弗里德里克·泰勒身材瘦長,戴著寬邊眼鏡,他剛剛卸任的美國國防部長,是一個對美國國家戰略產生過深刻影響的人。
  他的一個重要論點是:大國的優勢,其實只有在低技術時代才是真正的優勢,技術的飛速發展最終將削弱大國的優勢,同時提升小國的戰略分量,有可能使得某些小國突然崛起,像當年的西班牙和葡萄牙那樣取得世界霸權。
  泰勒的思想,無疑為美國的全球反恐戰略提供了理論基礎。
  泰勒不僅是一個戰略理論家,同時也是一個行動的巨人,他在處理多次重大危機時所表現出來的果敢和遠見,贏得了廣泛的贊譽。
  龐學林目光從泰勒身上掃過,轉向一位棕色皮膚、體型粗壯、目光倔強南美強人。
  曼努爾·雷迪亞茲,委內瑞拉現任總統,泰勒戰略思想的踐行者,他曾通過低成本小型巡航導彈等武器,帶領委內瑞拉通過高技術條件下的游擊戰術擋住了美軍的入侵,使得美軍因為無法承受慘重傷亡而退出委內瑞拉。
  至于最后一位,比爾·希恩斯,看起來溫文爾雅,彬彬有禮。
  他是歷史上唯一一名因同一項發現同時獲得兩個不同學科諾貝爾獎提名的科學家。
  在他和腦科學家山杉惠子共同進行的研究中發現,大腦的思維和記憶活動是在量子層面上進行的,而不是如以前認為的那樣是一種分子層面的活動。
  這項發現把大腦機制在物質微觀層次上向下推了一級,也使得之前腦科學的所有研究成為浮光掠影的表面文章。
  這項發現也證明動物大腦的信息處理能力比以前想象的還要高幾個數量級,因而使得一直有人猜測的大腦全息結構成為可能。
  希恩斯因此獲得物理學和生理學兩項諾貝爾獎提名,但由于這項發現太具革命性,這兩個獎項他都沒得到,倒是這時已經成為他的妻子的山杉惠子,因該項理論在治療失憶癥和精神疾病方面的具體應用而獲得該年度諾貝爾生理學和醫學獎。
  不過這位山杉惠子,可不是普通人。
  根據小說中的描述,山杉惠子正是ETO高層中的一員,在三體游戲中代號亞里士多德。
  面壁計劃開始后,ETO建立了對應的破壁計劃,以破解每一位面壁者的戰略計劃為己任,為主的到來掃清障礙。
  山杉惠子也成了比爾·希恩斯的破壁人。
  ……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開始有越來越多的人進入大會堂。
  不過龐學林始終沒有看到羅輯的身影。
  一直到會堂快要坐滿,面壁者大會馬上就要開始的時候,龐學林才看到,一個看起來三十余歲,身上帶著一股學者氣質的黃種人,正在一名聯合國官員的帶領下,有些茫然地從后面走了過來。
  最終,他被安排在了第五排靠近通道的位置,和自己的距離并不遠。
  他看起來有些坐立不安,似乎并沒有意識到這個計劃對他而言意味著什么。
  會場安靜下來,聯合國秘書長薩伊往走去主席臺。
  路過龐學林的位置時,許久未見的薩伊朝龐學林點了點頭,兩人相視一笑。
  隨后,薩伊走上主席臺,來到麥克風前,環顧會場。
  會場內漸漸安靜下來。
  “行星防御理事會第十九次會議暨面壁者大會,現在正式開始。”
  “在今天正式進入會議之前,我有必要對面壁計劃做一個回顧!”
  “面壁計劃,最早源于一位頂尖數學家的天才設想,這位數學家今天也受邀來到了會議現場,稍后我將向大家揭示他的真實身份。接下來,我將向各位正式闡述面壁計劃的主要內容。”
  薩伊的話音落下,會場內,頓時響起了一陣騷動。
  不少人紛紛環顧四周,想要看看這位數學家到底是誰。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