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荒野之活著就變強 > 第201章 那個有毒

第201章 那個有毒


  陸可捂著自己的嘴巴,擔心自己會發出聲音來。
  許易抬著,看著頂上的飛行巨獸。
  它距離地面,不過二十幾米的距離,可以說是很近了。
  它的翅膀張開至少有5米長,體型也很大,比許易的個頭要大上一號。
  而且,它的身上覆蓋這羽毛。
  不錯,是羽毛,許易看的非常清楚。
  所以,它不是什么翼龍,而是一種巨型的飛鳥。反正,還不知道它的名字。
  它應該是發現了許易和陸可了,沖著地面叫了幾聲之后,然后盤旋了幾圈。
  “它應該下不來,著林子還是挺密集的,它的翅膀那么大,應該是下不來的。”許易小聲的說了一句,然后松了一口氣。
  畢竟這么大的飛行動物,許易也是第一次接觸,不畏懼絕對是騙人的。
  “那就好,太嚇人了,我的手心全是汗呢。”陸可也小聲的說了一句,然后攤開了自己的手掌。一開始,陸可覺得自己這次和許易要危險了。
  那么大飛行巨獸呢,攻擊力絕對嚇人啊。
  “走,先離開這里。”許易說了一句,然后就朝著前面走去了。
  陸可跟在許易身邊,不時的抬頭看一眼。
  天空的巨影,已經消失了。
  兩人持續走了兩個人多小時,然后就聽到了水流聲。
  不錯,明確的水水流聲,把許易和陸可都開心壞了。
  “水聲,許易我們找到水了。”說著,陸可開心的笑了起來。
  找到水源了,就意味著他們可以找個合適的地方搭建新的營地了。
  “離的不遠了,走快點。”許易也是心情大號,畢竟他還擔心自己和陸可今天還是找不到水源呢。
  兩個人走了十幾分鐘之后,就看到了一條小溪流。
  寬度一米多,水深不到半米。
  “太好了,比我們原來的水源要大多了。”陸可走到小溪邊上,掬起一捧水,就打在兩上。
  冰爽,舒服!
  接著,陸可洗了一把臉。
  許易也是如此,實實在在的涼爽了一把。
  雖說林子里照不到多少太陽,卻比較的悶熱。
  這也許和沒有多少風有關系,熱量的散發比較慢。
  洗過臉之后,兩個人在邊上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喝了一些樹液。
  這個樹液還是很解渴的,而且還有一股清香的味道,比水更有吸引力一些。
  遺憾的是,那種樹并不多,他們走了兩個多小時,就遇到了一顆,而且比較小。
  “休息一會,然后我們沿著上游走走看,看有沒有特別的合適的地方。”許易說了一下自己的大算。
  “怎么樣才算合適的地方呢?”陸可不解的問了一句。
  “這里的樹都太粗壯了,我們找找看有沒有小于碗口大的,這樣才能夠用它們來搭建新的庇護所。另外,還得找找有沒有芭蕉、棕櫚樹這樣,可以用來做屋頂的植物。”許易說了一下,畢竟搭建一個庇護所,是需要用到不少的材料的。
  “明白了,那我們行動起來吧,可能還沒有那么好找呢。”陸可說了一句,就直接站了起來。畢竟,都快11點了,半天就這么過去了。時間,還真的經不起這么耗費。
  “嗯,希望可以找把。”許易站了起來,背起了陶缸,拎起了不到20斤重的食鼠貍,朝著上游走去。
  走了一段距離之后,陸可就開心的喊道:“芋頭,許易,是芋頭。”
  許易搖了搖頭,說道:“這個不是芋頭,而是滴水觀音,也叫佛手蓮,是有毒的,不能夠食用。”
  “啊,不是一樣嗎?”陸可有些傻眼了,明明看起來就是芋頭啊。
  “滴水觀音和芋頭是同屬的,所以有些像。芋頭葉子顏色比這個淺,根莖比這個要細一些。”許易解釋了一句。
  雖然,他也希望這里生長的是芋頭。
  “還有這樣的事,還好你認識啊,要是我的話,直接就挖來吃了。”說著,陸可不由的吐了吐舌頭,來掩飾自己的小尷尬。
  “你沒在農村生活過,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許易微微一笑,接著往前走去。
  走了一個多少時,兩個人停了下來。
  因為都餓了,在走下去就走不動了。
  “許易,我們下午還接著找嗎?”陸可喝了一口樹液,現在就在溪流旁邊,沒有水就可以直接燒了,自然也就不需要節約水了。
  “嗯,要是傍晚還沒有找到合適的,我們就先住下來,明天開始搭建營地。”許易覺得,不可能這么一直找下去,還是需要盡快弄一個營地出來的。
  這一帶,野生動物確實不少,路上許易和陸可見過了不少的野鹿。
  這些野鹿非常的警覺,而且膽小,一點小動靜,它們立馬就蹦的遠遠的,沒有給許易和陸可獵殺的機會。
  所以,糧食的問題,他們眼下可以不用焦急。
  建立新的庇護所,才是他們眼下最需要解決的事情。
  “也不知道王瑾和陸瑤姐怎么樣了,有沒有找到水源呢。”陸可吃過肉干之后,不由的想到王瑾和陸瑤。
  她們,偷偷裝了一些鹽巴在自己的挎包里,估計有三四斤呢,足夠她和許易兩個吃一兩個月了。
  “應該能找到吧,陸瑤可是特種兵,受過這方面的訓練。”許易倒是不擔心陸瑤和王瑾,畢竟陸瑤不是普通人。
  “這倒也是,陸瑤姐還是很厲害的。”陸可有些羨慕的說一句,然后就沒有在開口說什么了。
  兩個人休息了一會,接著就啟程了。
  到了傍晚,兩個人果然沒有找到許易理想到地方。
  “就這了吧,繼續找下去的意義也不會很大了。”許易不得不接受一個現實,那就是這片森林的樹木大小差距不是很大。
  小的,極少,只有幾棵,而且植物的種類也比較少。
  “我來生火,你去把這只食鼠貍處理一下,我們晚上吃烤肉吧。”許易說這,把食鼠貍交給了陸可,然后就準備生火。
  陸可接過食鼠貍,在溪流邊上處理了起來。
  不過,剛把食鼠貍的皮剝下來,陸可就發現一只動物出現了。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