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王爺你作弊 > 第123章散播消息

第123章散播消息

韓陶有那么一瞬間的愕然,十一王爺這是在甩鍋?
  
  可是這鍋甩得太快,讓他有些猝不及防。
  
  即便再有異議,他也不敢跑去皇上面前彈劾十一王爺,以皇上對十一王爺的偏寵和容忍,只怕就是十一王爺捅破了天,皇上也不會責罰的。
  
  他沒必要以身試法,招來十一王爺記恨,那日后有的是小鞋穿,小鞋硌腳,還是省省吧。
  
  既然王爺都這么說,他也只好這么辦了,至于這文書要怎么寫,可是一件讓人頭疼的事。
  
  毫無生氣的文字,可不比十一王爺現在就在這江邊親眼目睹,要讓京中那些老古板相信,真是太難了。
  
  老天爺這是見不得他好啊。
  
  好端端的一個塌堤案子,怎么就攤上要去打撈石船這種事情了呢?
  
  好在他的心理素質這段時間已經鍛煉得極好,不至于太過大驚小怪,被十一王爺笑話。
  
  果然是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此趟寧州之行,實在是讓他大開眼界,況且還得了十一王爺的青眼,這收獲可算是巨大。
  
  總是窩在京師,日子似乎也過得太過平淡了些,一點也不刺激。
  
  果然以后要是還有當欽差這種事,雖然苦是苦了些,可也不全然沒有甜頭。
  
  最少,裴春在酒宴過后,送他的那幅王松亭的山水圖,他已經仔細辨別過來,絕對是王松亭真跡,往少了說起碼都值六七百兩銀子。
  
  和一幅王松亭真跡比起來,那頓一百多兩的酒宴,似乎也不那么心疼了。
  
  王松亭被奉為文人墨客的宗師,在他百年之后,他遺留下的每一件作品,價值都變得極高,甚至是有價無市。
  
  對于那些喜愛字畫的人而言,這一幅山水畫,讓他們拿多少銀子換都愿意。
  
  他自認不是什么文人,平日里也沒有收藏字畫的愛好,不過他幾個同僚之中,倒也有人喜歡這些,等回了京師,邀他來府上欣賞山水畫,不怕他不心動,只要心動,自然就得掏銀子了。
  
  韓陶想想都喜滋滋的,仿佛寫文書的煩惱瞬間都被驅散了不少。
  
  回到驛館,安成落翻了翻手中的典籍,這還是他剛才吩咐驛館中的小吏去為他尋來的野記,思前想后,喚來了江凌。
  
  “王爺有何吩咐?”江凌一臉認真的問道,他焉然已成王爺最得力的下屬,王爺果然還是比較倚重他的,不像豐時,只能被留在京師。
  
  安成落將手中的典籍合上,不緊不慢的吩咐道:“平江底有一艘石船,絕不是憑空出現,你讓人去打聽打聽,這奉泉府以往可有什么關于石船的傳聞,或許弄明白這石船的來歷,就能知道這石船之中有什么。”
  
  他手中的這本野記已經看完了,里面記載的都只是一些民間的風流韻事,并沒有什么和石船相關的記載。
  
  想了想,安成落又道:“再派人將發現石船一事散播出去,傳得越火熱越好。”
  
  “屬下遵命。”江凌抱拳應道。
  
  沙雕衛的成員可以說是夜鷹衛的百倍不止,但好在內部紀律嚴謹,所有的獎懲制度都是安成落親自制定的。更是有內部晉升制度,分別設有十夫長、百夫長、千夫長等職。
  
  根據每個人的功績晉升,百夫長有資格自行收編沙雕衛成員,千夫長直接受命于江凌,一個千夫長統領著十個百夫長,一個百夫長統領著十個十夫長,層層管治,也算是有條有理。
  
  光是千夫長便有近千人,更別說千夫長以下的百夫長和十夫長,有時候連江凌自己都算不過來。
  
  沙雕衛以前多是市井小民,都算是在某些方面有些過人之處,才被暗中收編,成為沙雕衛的一員。讓他們去撒播消息這種事情,最是得心應手。
  
  江凌走后,安成落又叫來了吳擎,道:“你派人密切關注著發現石船的地方,發現可疑的人,先不要打草驚蛇,讓人跟著就行。”
  
  “是。”吳擎輕輕點頭應道,跟蹤這種事情夜鷹衛最是擅長。
  
  韓陶想了一夜,總算是將文書寫好,讓人快馬送往京師,案子拖的時間越久,朝廷肯定會越加懷疑他的能力,怎奈他已經盡了全力,還好有十一王爺的那個得力手下江凌,也是查案的一把好手。
  
  有十一王爺的鼎力相助,他就不信這案子會查不出來。
  
  只要他在這案子上有所表現,將來也能挪挪位置,把總都御史擠下去那是不可能的了,不過新上任的吏部尚書是個寒門子弟,在朝中沒有任何背景和勢力,一旦他表現得太過平庸或者犯點小錯,就不信能一直坐著吏部尚書的位置。
  
  還有那刑部尚書,早已老邁,已經快到致仕的歲數,一旦刑部尚書告老還鄉,他也有機會搏一搏那尚書之位,如今又得了十一王爺青眼,只需十一王爺在皇上面前提上一句,還愁不成嗎?
  
  當然他自己也需要給力一些的。
  
  隔天刑部派來的人到了奉泉府,來人是刑部北江清吏司郎中徐譚興。
  
  興、寧、源、柏、余、甘,六州統稱為北江。
  
  徐譚興和安成落以及韓陶打過招呼之后,便將曾榮等人一并押解進京。
  
  離開奉泉府時,在城門口聚集了眾多百姓,一個個臉上都滿是怒色。
  
  曾榮等人的邢車剛到城門口,就有一片爛菜葉子直接甩到了他的臉上,緊接著就是無數的穢物從天而降。
  
  “狗官!”
  
  “還我兒命來!”
  
  “你們這些挨千刀的狗官!害我家破人亡,去死吧。”
  
  周圍滿是謾罵聲。
  
  許培藏和于士保埋低著頭,臉上滿是羞愧。
  
  “老爺……老爺……”
  
  許喬氏和于錢氏在人群之中淚流滿面的吶喊著,她們本來去找了曾榮,那曾榮還信誓旦旦的給她們承諾,一定會救出她們家的老爺,結果第二日,那曾榮自己就下了獄。
  
  消息傳來之時宛如晴天霹靂,許喬氏多次暈厥,還好有于錢氏和一眾下人照應。
  
  聽聞今日刑部要將她們的夫君押解進京,算是趕著來見自家夫君最后一面,她們自知,此番她們的夫君必然是九死一生,兇多吉少了。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