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白猿長生 > 第三十二章 劍瘋子

第三十二章 劍瘋子


  方一山說完,自信的看著袁白。
  他邀請袁白成為供奉,有兩個目的。
  一方面,是想找一個半步宗師坐鎮家族,增強底蘊。另一方面,則是存了一點小心思——你不是很牛,實力很強嗎,還不是給我打工……
  沒錯!
  方一山就是想讓袁白給自己打工。
  他相信,袁白會心甘情愿給他打工的。因為,他開出了百萬兩黃金,沒有誰能抵擋百萬現金黃金的誘惑,就算是半步宗師也不行!
  袁白眨眨眼。
  這家伙,居然邀請他當供奉,開出了百萬兩黃金,也算大方了。
  不過。
  他真的沒興趣。
  供奉,說得好聽點,是請來坐鎮家族的高手。說得難聽一點,就是一個高級打手,他哪有興趣。
  再說了,做了供奉,恐怕也沒有多少時間修煉了。為了一筆黃金,耽誤了修煉,這明顯不值。
  袁白說道:“沒興趣。”
  方一山的神色就凝固了。他真沒想到,都開出一年一百萬兩黃金的天價了,依然被袁白拒絕。
  不過。
  方一山還是不死心,說道:“前輩,你是不是覺得供奉禮少了?你說個數吧。”
  袁白看了方一山一眼,說道:“你讓我說?好啊,一年一千萬兩黃金,我就去你方家做供奉。”
  方一山神色一滯。
  一千萬兩黃金,就是請一位宗師坐鎮,也用不了這么多啊!
  方一山勉強一笑,說道:“前輩說笑了。”
  袁白擺擺手:“不不不,我沒說笑,我是很認真的。不過,看你這樣子,不愿意拿出一千萬兩黃金,那就算了吧。”
  袁白直接走了。
  方一山看著袁白的背影,眼中閃過一絲惱怒之色。
  他開出了一百萬兩黃金邀請,這已經夠誠意了。但袁白此人,居然索要一千萬兩黃金,這不是在玩他嘛。
  方一山心里很不爽。
  金鋒猶豫了一下,終于說道:“少主,這袁前輩,乃是半步宗師的存在,你不要輕舉妄動。”
  金鋒知道,方一山向來睚眥必報,誰也不服。他怕方一山貿然惹上了袁白這位半步宗師,那就難以收場了。
  他是一個真正的武者,自然知道,一個半步宗師是多么的可怕。
  半步宗師強者,不但戰力驚人,而且個個都是心志堅定,殺伐果斷之輩。他們天不怕地不怕,連貴族都敢殺。
  招惹了一個半步宗師,就算是一方候爺,也要頭疼之極。
  正是知道半步宗師難惹,所以,金鋒才會特意提醒方一山。
  方一山嘴角露出一絲冷意,說道:“放心,我不會和他動手的。不過,想要為難一個人,多的是辦法。”
  金鋒皺眉,少主這意思,還是不想放過袁白啊。
  不過。
  金鋒也不敢再勸了。再勸也沒有用,反而會惹惱方一山,何必呢。
  方一山也不理會金鋒,他嘿嘿一笑,說道:“東云城有一個人,非常喜歡戰斗,喜歡挑戰各方強者。袁前輩氣血四尺,又修煉了聲音秘術,強大莫測,我想,這個人對袁前輩一定非常有興趣的。”
  金鋒登時身軀一震,脫口說道:“劍瘋子周振云?”
  方一山哈哈一笑,說道:“就是他!”
  金鋒倒抽一口冷氣。
  劍瘋子周振云,在越林郡,都是赫赫有名的強者。此人十五年之前,就是半步宗師,一手“狂風劍法”,也不知打敗多少武者。
  周振云被稱為劍瘋子,是因為他喜歡挑戰,并且戰斗的時候,像是瘋子一般,完全不顧性命。
  這十多年,被他挑戰過的人,很難全身而退,不是重傷就是殘廢,有些倒霉的甚至直接死掉了。所以,整個越林郡的武者,都怕周振云,都不愿意和這個瘋子戰斗。
  方一山嘿嘿直笑,說道:“我聽人說過,十五年中,周振云一共挑戰過十八個人。這十八個人,有七個被他重傷,還有三個被他砍成了殘廢。這個人,簡直就是一條瘋狗啊。”
  方一山看著金鋒,說道:“你說,如果周振云挑戰這位袁前輩,誰會勝出呢?”
  金鋒毫不猶豫道:“周振云十五年前,就是半步宗師,現在恐怕是宗師了。袁前輩雖然強,但并不是宗師,不是周振云的對手。”
  方一山點點頭。
  他的目光,遙遙看向袁白方向,說道:“周振云喜歡挑戰有名氣的人。明天,你安排一下,把袁前輩一聲鎮殺兩邪異的事跡傳揚出去,讓大家知道,又有一位強大的半步宗師出現了。”
  金鋒只能點頭。
  當晚。
  眾人收拾殘局,處理好死者之后,換了一個營地。不過,大家都不敢睡了,等到天亮直接上路。
  方一山出發的時候,帶了六百多人,浩浩蕩蕩而來。一場遭遇之后,方一山的人馬,只有四十五人了。
  也就是說。
  昨晚,方一山整整損失了五百五十多人。這五百五十多人中,包括七個內煉小成的小隊長。
  就連輕功出眾,一向得力的符老,也死掉了。
  這些人,都是家族花費了大價錢,才培養出來的,一晚上就死了這么多,饒是方一山財大氣粗,也是肉痛不已。
  相比之下。
  花如我一方就好得多了,花如我的護衛,一共有十四個,昨晚只死了一個,其它人都沒事。
  方一山起來,看到自己稀稀落落的人馬,臉色很不好看。不過,現在美人在旁,他心里再郁悶,也只能忍住。
  好在。
  接下來的幾天,都很順利,沒有碰到任何邪異。
  袁白誅殺了陰毒邪之后,一直呆在馬車之上,默默感悟小雷音訣。
  連花如我邀請他一坐,都被他拒絕了。
  和陰毒邪的一戰,看起來輕松,但實際上,他已經用盡全力。最后的一擊,把氣血之力都抽空了。
  好在,氣血爆發之下,他把小雷音訣的威力發揮到了一個全新境地,也獲得許多感悟。這幾天時間,他一邊以雷音淬體,一邊感悟著雷音之妙,收獲不小。
  行到第九天的時候,一座巨大的城池,出現在天際,車隊里面的武者,齊齊的發出歡呼之聲。
  東云主城,到了!
  -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