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不是那種許仙 > 第41章 他瘋了

第41章 他瘋了


  活生生的人就站在這里,卻被說成了已經畏罪自殺?畏得哪門子罪?
  許嬌容聞言頓時怒火中燒,嗷得一聲拽住了梁捕快的衣領子。
  “大兄弟!你給我說清楚!我們家漢文不是好好的在這里嘛,怎么能說是畏罪自殺了呢!”
  “不……不是俺老梁說的,是那張麻子說的……”
  梁捕快急忙甩鍋,心里憤憤想著,等會回去,非得給那張麻子上滿十八般酷刑不可。
  “哦,他說啥你們就信啥呀!來來來,你過來仔細瞅瞅,我家漢文是不是熱乎的!”
  “不是這……不用了嫂子……這肯定是個誤會……一定是那張麻子編的假口供,俺這就回去重新拷問。”
  “哼!我們家公甫呢?這挨千刀的,斷案都斷到狗肚子里去了,這樣的話也信,看老娘怎么收拾他!”
  一旁的許仙一會看向姐姐,一會看向支支吾吾的梁大哥,都看愣了,姐姐果然威武啊。
  “頭……頭兒他,上……上山去了。”
  “上山?上得哪門子山?這走路都還不利索呢!怎能上山!”
  “這……這不是尋……尋……”
  張捕快支吾了半天都沒再敢說出,頭兒上山是去尋他那畏罪自殺的小舅子去了。
  這大活人就在眼前呢,顯然是被那張麻子給忽悠了啊,也不知先前怎么就信了那張麻子的鬼話。
  “還愣著做啥!還不快去把人給喚回來!”
  “唉……!”
  姐姐又是一聲中氣十足的獅子吼,梁大哥應了一聲,轉身就逃,逃得異常堅決。
  等梁家兄弟跑出去之后,許嬌容心里仍是憤憤不平,三天兩頭往家里喊禍事了,都快被嚇出病了。
  越想越來氣,于是一把抓住了許仙的手臂,就往門外趕,嘴里還憤憤地說著。
  “漢文走!咱們去縣衙說理去!”
  “呃……姐,這不太好吧?”
  許仙感覺要把這出戲扯圓,得先去趟盧府,跟那盧玉憐與杏兒姑娘打個招呼才成,她倆也是目擊證人。
  但姐姐顯然不打算給許仙搞串聯的機會,怒目一瞪,嚴肅地說道。
  “人都騎咱頭上來了!再不坑聲,就要在咱頭上拉……唉!就要以為我們好欺負了!”
  不容許仙反抗,就被姐姐帶到了院外,這還不算,姐姐一路走還一路朝著街上的左鄰右舍以及街坊鄰居們喊話。
  這樣一來,就又熱鬧了,大叔大嬸大叔大伯們正愁日子枯燥乏味呢。
  此時聽說神秘失蹤的許小哥不但回家了,而且又又又又在搞事情了。
  各種添油加醋版的小道消息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擴散開來。
  于是一不小心又玩大了,這一回,一路上跟隨的吃瓜群眾更加壯觀,連不少店鋪都暫停營業,跟著大部隊一道看熱鬧去了。
  北山道上的鋪子,這兩天被湖里的水怪折騰得都沒什么游人了,正好閑得發慌。
  路過自家藥鋪的時候,瘦猴也加入吃瓜隊伍,并奮力地擠到了許仙邊上。
  吸取前日教訓,這一回瘦猴沒有急著去燉雞湯,而是湊到了許仙耳邊小聲說道。
  “許哥,今一早那杏兒姑娘又來找過了,說什么昨日的事,她絕對沒有看錯。”
  “不!她看錯了,瘦猴你趕緊去趟盧府,找到那杏兒姑娘,務必要讓她相信,昨日的事,她真的看錯了。”
  “唉!好嘞!”
  瘦猴啥也沒再問,應了一聲就擠出人群,徑直往甜水街的盧員外家趕去。
  盡管昨天的事情他得知之后也覺得莫名蹊蹺,但許哥既然回來了,那就說明杏兒姑娘絕對是看錯了。
  與前天被銬去縣衙衙門的情景幾乎一摸一樣,等趕到縣衙的時候,身后已經跟滿了黑壓壓的吃瓜群眾。
  由此可見,當時人們的娛樂方式,是多么的匱乏,平日子,就靠傳閱一些奇聞軼事逸事打發時光。
  而這位許小官人的離奇經歷,顯然是最好的素材,添油加醋之后再爆炒一番,能在飯桌上來來回回扯上好幾天。
  自從他在蓮藕地里挖出那截斷臂開始,這歡樂的事就沒停過。
  嗚啦嗚啦的議論聲完全蓋過了鳴冤鼓的鼓聲,守門的衙役跌跌撞撞地跑去縣衙后院通報了。
  錢塘縣縣令劉文新正在睡午覺,聽說衙門外又聚集起了半城的百姓,當時就驚得從床上彈了起來。
  又是李捕頭家的那個小舅子!
  不是說畏罪自殺了嘛!怎么轉眼就活過來了!這事可不小。
  連忙穿戴好衣服,將雙翅官帽隨意往頭上一扣,就邁著追風鬼步奔向了前殿坐堂。
  “縣尊大人!民婦聽說我家小弟許漢文畏罪自殺了,民婦現在把小弟帶過來了,請縣尊大人給個說法!”
  “咳咳……那個嘛……令弟畏罪自殺只是那疑犯張麻子的一面之詞,目前還在調查取證當中,尚未定案,……嗯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了……這個……這個嘛……”
  劉縣令肯定還沒睡醒,話講到一半,才驚覺之前所講,似乎出現了很大的邏輯漏洞。
  大活人都給帶過來了,怎么能說很快就會有結果了呢,這明明就已經有結果了好嘛……!
  看到劉縣令說著說著,舌頭就打了結,許仙上前一步拱手說道。
  “大人啊,既然許仙已經在此,何不現在就將那張麻子叫過來當堂對證,也好還了許仙清白?”
  “嗯……也對,既然如此……來人吶!將那人犯王麻子押上堂來!”
  站班衙役唱了聲諾,領命而去,過不多時,就把精神不是很好的張麻子給拖了過來。
  “張老板,你說你在山上看到了鄙人畏罪自殺后的尸首?”
  看到張麻子被帶到堂上,許仙就不懷好意的湊上前去,給了一個陰測測的特寫。
  “哇……啊……啊啊……你……你你你!你是人是鬼!你不要過來,不是我干的!”
  張麻子這兩天連遭打擊,精神已經處在崩潰邊緣。
  而且模樣也很是凄慘,一嘴的血,那幾顆很有特色的黃板牙已經給敲沒了。
  莫名其妙的誤殺了嚴家大公子,逃跑的路上又莫名其妙的被一神秘人給拎到了一個山洞里。
  還莫名其妙的看到了許仙的尸身,之后又是莫名其妙的大難不死,以及最后又被莫名其妙的扔進了縣衙大院。
  還有那些像蛇一樣的藤蔓。和那個往嘴鉆的大木瓜,還有高來高去拎著他從樹梢到屋頂的女人。
  尤其是那個大木瓜,衙役門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把那木瓜給摳出來,一嘴牙都快被敲沒了,
  遭遇如此多的莫名其妙,還能編造出一個許仙畏罪潛逃,之后又畏罪自殺的故事,已經是他混跡街頭三十年來,胡吹亂侃的極限了。
  而此刻,卻又在這里看到了活生生好端端的許仙,已經非常脆弱的神經,再也承受不住如此詭異的變化,
  精神方面開始出現大面積的滑坡,繃地一聲,就斷裂了。
  哇哇哇怪叫著,眼淚鼻涕流了一臉,看到許仙,仿佛就是看到一只索命的厲鬼,整個人都打起了擺子。
  直到最后蜷縮在了地上,口中一直喃喃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