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萌妻寵妃 > 第九十章 有所好轉

第九十章 有所好轉

    阮小顏看著云清寒已經醒了也就推門進去,“我們該吃飯了。”阮小顏說著。
  
      “好的,我這就來。”云清寒說話的聲音有點沙啞,不過那也可能是因為太過于悲傷所導致的。
  
      阮小顏也是為云清寒準備了一桌子的飯菜,也是她自己親自下廚的,這些飯菜總的來說還是比較清淡的。
  
      排骨玉米湯還有黃燜雞米飯,此外阮小顏還特意跟后廚要了一瓶果汁,為的就是讓云清寒好好地感受一下溫暖。
  
      看著云清寒慘白的臉以及那無精打采的樣子,阮小顏滿眼都是心疼,不過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做什么。
  
      “好了,新的一天,陽光也是比較溫暖的,你要記得我也會一直在你的身邊的。”阮小顏在云清寒的旁邊小聲地說著,生怕某句話一不小心就刺激到云清寒了。
  
      “嗯嗯,給我點時間我會慢慢調整好的。”云清寒看著阮小顏,眼神中所顯現出來的有那么一絲的無助。
  
      “好了,別的咱也不說了,先吃飯吧。”阮小顏給云清寒盛好一碗湯放到他的面前。
  
      “大王爺,外面有人說要見您,還說是關于二王爺的事情,手中拿著一份請帖。”劉叔說著。
  
      “那就讓他進來找我。”
  
      “是。”
  
      云清寒將手中的飯放下,看看這次云清林究竟又是有怎樣的花招,既然事情都已經累積到一起了那么也就應該好好地一塊解決掉。
  
      這個人不過就是一個過來傳信的,“大王爺好,這是我們家二王爺結婚的請帖,那天你跟王妃一起參加吧。”他將這個請帖遞到云清寒的手中。
  
      云清寒打開請帖,上面的名字寫著云清林與何靈,這幾個字是云清寒之前的痛,不過現在的他也已經學會釋懷了。
  
      “好的,回去告訴云清林我一定會和我的王妃一起去的。”云清寒看了一眼阮小顏微笑著,這個笑依舊是非常地暖。
  
      “那就不打擾大王爺與王妃的用餐了,我就先走了。
  
      “劉叔,去送送他。”
  
      “好嘞。”劉叔回應著,雖然劉叔不愛說話,可是關于一些事情的關系還是看得非常透徹的。
  
      阮小顏仔細地觀察著云清寒的表情,依舊是那么平靜,就像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請帖一樣。可是阮小顏知道這哪里是一個普通的請帖,明明就是他的前女友結婚的消息,并且結婚的對象還是他的親弟弟。
  
      阮小顏一想到這層關系就覺得頭大,如果這幾個人見面的話就不會覺得尷尬嗎?再說了,云清寒剛剛失去母親就給他來這一出,未免也太多分了。
  
      阮小顏在一旁氣得臉都紅了,可是云清寒卻不動聲色,“你要是有什么不開心的直接說出來就行了,千萬不要在心里面憋著,否則會憋出病來地。”阮小顏氣憤憤地說著。
  
      “沒事啊,我也并沒有生氣。不過反倒是你你為什么這么氣憤?”云清寒坐下來繼續拿勺子喝湯。
  
      “天啊?這個人得知他的前女友結婚后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真不知道是裝出來的還是本來就是這樣的。”阮小顏看著云清寒心里面想著,終究還是不能夠走進這個男人的心底來了解他。
  
      “好了,你就放心吧,我沒什么事的。”云清寒看著阮小顏說著。
  
      “你是真的沒事啊,要是有事你就說出來,雖然我也幫不上多少忙,對你心里的安慰也是可以的。”阮小顏依舊是用不相信的眼光看著云清寒。
  
      云清寒示意阮小顏坐下來,“實話告訴你,我不喜歡何靈了,現在我唯一在乎的人是你,你要清楚這一點就行了。”云清寒看著阮小顏的眼光很灼熱,完全就是神情告白啊。
  
      阮小顏眨了眨眼睛,不知道接下來應該說什么才好,沒有想到自己卻被反過來給安慰了一番。
  
      “好了,趕緊吃飯吧,不過你真的要去參加嗎?”
  
      “嗯嗯,既然都答應了那肯定得去,要不然不去算什么啊?”
  
      “那你自己去吧,我就別去了,如果我去了我會覺得渾身不自在的。”阮小顏手中拿著筷子夾著米飯也沒有菜。
  
      “沒事的,有我在你尷尬什么啊,再說了你去了難不成還會有人吃了你?你可是我的王妃,誰要是敢動你,我也一定會將他滿門抄斬的。”云清寒給阮小顏夾了一些菜,“你就別想那么多了,一切都有我呢。”
  
      這也就是阮小顏真正喜歡云清寒的一個點吧,無論云清寒的身上正在承受著多大的壓力與悲傷,總是能夠將阮小顏的情緒照顧得很好。
  
      阮小顏覺得比較幸運的一件事情就是在北契國遇到云清寒,剛開始覺得云清寒挺討厭的,并且還是那么地冰冷。
  
      不過經過較長時間的接觸發現云清寒的內心還是非常暖的,那些站在云清寒對里面的人不過是用別的眼光去看待這件事情罷了。
  
      阮小顏朝著窗外的風景望去,陽光透過幾片還沒有凋謝的樹葉照射過來,一閃一閃的模樣也是帶著幾分的暖意。
  
      窗外的雪也都已經漸漸地融化完,仿佛昨日的悲傷也就隨之消失不見,不過對于何荷玉的那份愛會永遠地放在心底,并不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逐漸變淡的。
  
      阮小顏看著云清寒像是恢復了以前的那種狀態,心里面也是非常高興的,她喜歡之前的那個云清寒,雖然兩個人之前也是經常互懟,然后也就逐漸地產生了感情。
  
      云清寒吃完飯之后就要出去,阮小顏悄咪咪地跟在他的身后,“出來吧,你是不是想著要跟我多呆一會?直說就行了,何必這樣呢?”
  
      “才不是,我就是怕你一念之間萬一想不開,得阻止你做傻事。”阮小顏的眼神很純潔,那大眼睛看著云清寒,絲毫也并沒有說謊的意思。
  
      “沒事的,我就是有事情需要去處理處理,你自己在府中好好玩。如果你覺得太無聊就跟春蕊還有小財出去集市中逛逛,不過你要記住的一點就是不能自己一個人。”云清寒摸了摸阮小顏的頭。
  
      云清寒對阮小顏所說的話就像是一個大人出去工作時,哄小孩在家里面乖乖呆著一樣。
  
      阮小顏點了點頭也就回去了,對于云清寒阮小顏還是有非常大的自信心的,不管怎樣阮小顏都是相信他。
  
      這次云清寒來到了一個偏僻的地方,不過周圍的環境還是比較熟悉的,荒涼的景象經過大雪的洗禮顯得更加地凄涼。
  
      不遠處就有一個破破的屋子,那正是當初阮小顏被綁架的那個屋子里,云清寒在背后一直派人調查著關于那群黑衣人的真實身份。
  
      云清寒走進這個屋子,當時的情景依稀地呈現在眼前:當時之所以他跟阮小顏能夠歐脫險,最主要的原因還是那一束強烈的光,至于究竟是由于什么發出來的他也并不清楚。
  
      所以這也是云清寒一直最疑惑的地方,那群黑衣人們綁架阮小顏的最終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如果是單純地為了報復云清寒對方肯定也是會出一定的條件的,可是什么都沒有。
  
      最主要的就是從調查黑衣人的身份開始,不過應該與朝廷中的某些官員多多少少也是有一定的聯系的,否則他們領頭的也不會這么膽大地去綁架王妃。
  
      想到這些事情,云清寒就總感覺背后肯定會牽扯出來更多的事情,可是無論之后將會面對的究竟是什么,也必須得有足夠大的勇氣。
  
      其實,轉眼之間云清寒也確實是已經經歷過非常多的事情,內心的強大也是常人難以承受的。
  
      如果黑衣人與皇后也有一定的牽連,那么云清寒是絕對不會放棄這么好的機會,一定會將這個線索往更深的一步去探索。
  
      “事情辦得怎么樣了?”云清寒聽見門外的腳步聲問著。
  
      “有了初步的判定了,不過具體的還需要進一步地證實,這件事情還是非常復雜的。”回答的正是李唔,李唔的打扮也是非常保守的,戴著一個帽子,防止被別人認出來。
  
      云清寒給李唔拿來一個凳子,“坐下來我們兩個慢慢聊聊。”
  
      “嗯嗯,你呢,情緒好多了沒有,事情都不能太過于著急,畢竟得鎮定下來。”李唔完全可以理解云清寒現在是怎樣的心情,可是生活也總得繼續過下去的,必須將目光放得更加長遠,這樣勝算的可能性才會更大。
  
      “我你就放心吧,沒有什么事情的,稍微緩緩就好多了。”云清寒說著拍了拍李唔的肩膀。
  
      “那就行,在我打聽那幫黑衣人時也打聽到一個消息。”
  
      “什么消息,說來看看有沒有幫助?”目前云清寒也是非常想要知道那幫黑衣人的真正身份,其中蘊藏著太多的內容了。
  
      “好像是為了尋找阮小顏身上的一件寶物才進行的綁架,至于這具體指的是什么也就只有阮小顏的心里面清楚了。或者說,阮小顏并沒有把那件東西當做是一個寶物。”李唔分析著,也就只有這樣事情才可以很好地解釋通,接下來還是要看阮小顏的說法了。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